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895章 我的一切也包括你
    “……”

    卓简惊讶的望着他。

    她昨晚不是说了吗?她不要财产。

    可是傅衍夜已经起身,迈着大长腿离开。

    工作人员摊了摊手,完全疑惑:“怎么回事?”

    “抱歉,我晚些再联系您。”

    卓简只好起身去追他,她也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这是要离婚,不是在喝茶,说走就走。

    卓简迅速追了出去,远远地看到他在台阶下面站着,赶紧跑过去抓住他:“你又抽什么风?”

    “我没抽风,我说的是事实,如果离婚我的一切都会属于你,那我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傅衍夜转过身,认真跟她讲。

    .

    “我说了,我不要你的东西,你的一切还是你的。”

    “你确定?”

    “我非常确定。”

    耳边的风有点大,吹的耳朵都疼了,但是她就是很笃定。

    “我的一切也包括你,卓简。”

    “……”

    卓简望着他,突然什么也说不出来。

    傅衍夜看她头发被刮的乱飞,挡到风口去,黑眸继续直直的睨着她:“你是不是忘记这一点?”

    “啊?”

    卓简鼻尖一酸,突然脑子卡壳了。

    “我的一切也包括你。”

    他又说了一遍,特别沉冷,特别正式。

    卓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眼花缭乱,甚至哽咽。

    她感觉耳边的风没了,特别静,特别烫。

    傅衍夜的手轻轻握住她的手腕,黑眸看着她渐渐泛红的眼眶,“那晚是个意外。”

    意外?

    卓简仰起头,晶莹剔透的眸子里还有些红血丝。

    她看不穿他的心思,她只是有些紧张,抬手将他的手推开,然后慢慢后退。

    她低了头,然后看向别处。

    除了看他。

    “傅衍夜,如果你不愿意签字,就等法院判决。”

    “看来只能这样了。”

    傅衍夜见到她的躲闪与执着,也无可奈何。

    随后他转身离开。

    风又刮了过来,吹在她的头发上,头发挡住了眼睛,惹红了眼。

    卓简就那么木讷的站在那里看着他离开。

    她清楚的,他们之间当然不是没有感情。

    可是有一天,感情不能再让他们愉快,又何必继续下去?

    她想结束,想要轻松生活。

    可是他为什么不同意?

    这次失忆的傅衍夜并没有那么爱她,她感觉得到。

    可是他为什么就是不放手?

    他在执着什么?

    卓简包里的手机又响起来,她的视线才从他调头的车子移开,看到是简芊,她接了起来:“我马上过去了。”

    王瑞开车载着她去工作的路上手机响起来,王瑞一看是傅衍夜,下意识的眼角余光扫了眼后视镜里的卓简,然后免提。

    “提醒她明天上午十点陪我去医院试药。”

    “是。”

    王瑞看着后视镜里。

    那边挂的很快,卓简看着窗外,像是没听到那般。

    “少夫人?”

    “明天你陪他去。”

    卓简靠在座位里把头发别到耳后,望着窗外开始沉默。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在坚持离婚,而他呢?

    竟然还要她陪他去试药?

    ——

    李恒负责新项目,带人跟梁玉的团队开完会后被梁玉留下,“李总晚上一块吃个饭么?”

    “好啊。”

    李恒没什么好拒绝,喝酒最能让人们关系更为融洽。

    “可以叫上傅总?”

    梁玉又提出。

    李恒:“……”

    “怎么?让傅总给咱们这些基层员工打打气很难吗?”

    梁玉看他失笑,问他。

    “这个项目是我在负责,傅总不会过问,另外他最近才喜得贵女,恐怕每晚都恨不得守在女儿身边,怎么舍得出来跟我们这些基层员工喝酒吃饭呢?”

    李恒听说了梁玉跟傅衍夜的事情,但是作为一名职员,他还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他很喜欢女儿?”

    梁玉又问他。

    “当然,不过……”

    “不过什么?”

    “应该是爱屋及乌。”

    “……”

    后面的话李恒不必再说,梁玉自然懂的什么叫爱屋及乌。

    李恒起身,“那晚上……”

    “聚啊,晚上不醉不归。”

    梁玉也站了起来,说完便离去。

    这里距离楼顶不过分分钟的事,可是她却只能回到办公室。

    她想不通,一个男人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想来想去……

    也只有因为他失忆那一个原因。

    可是又有人说,傅总并未失忆,否则怎么会在生意场上还是那么杀伐狠绝?

    可是他也不认识她了,这又如何说?

    李恒给傅衍夜发了信息,“梁玉晚上想聚餐,去么?”

    “不去。”

    没有借口,就是不去。

    李恒看到那冰冷的俩字,第一次感觉到简单的笔画也能有让人如在冰窖的感觉。

    傅衍夜晚上下班就直接回家。

    卓简却并未在家中。

    欧阳萍的公寓里,欧阳萍将一份文件交给她。

    “傅衍夜不同意离婚,并且提供了不愿意离婚的证据。”

    “证据?什么?”

    “就是,你现在正在哺乳期,还有,你们相爱过的证据喽。”

    “……”

    “哎,怎么说呢,他这儿虽然没有记忆了,但是互联网有记忆啊,在他给你立下那些保证跟协议的同时,是不是你也曾经对他说过什么一生一世?”

    “……”

    是,她也常常被他的花言巧语冲昏了头。

    欧阳萍拉开椅子坐在她旁边,与她正对着,认真望着她,“宝贝啊,你确定这个婚非离不可吗?”

    “是。”

    卓简的声音不自觉的弱了。

    欧阳萍看着她,点头:“行,虽然你在哺乳期内,但是只要是女方提出离婚,那我们半年后继续上诉。”

    “要等这么久?”

    “是的,除非你提供的出他伤害你的证据,什么家暴之类的?”

    “……”

    “先说好,床上那什么不算啊。”

    欧阳萍不忘提醒她。

    卓简脸一热,起身避开她,有些烦乱:“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这种玩笑。”

    “我才不是开玩笑,接下来这六个月,我们可以好好收集资料,如果这段时间你们的问题加剧,那么第二次上诉,我们势必能得到离婚判决。”

    欧阳萍转头望着她说。

    “可以吃饭了。”

    一直在厨房煮饭的男人突然出来,提醒她们。

    “走吧,去洗手,一起尝你师兄的手艺。”

    欧阳萍拉着卓简去洗手间。

    卓简却刚刚那一秒,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傅衍夜在家煮饭的样子。

    当然,这件事她是坚决不会说出去的。

    现在,离婚是她的头等大事。

    只是没想到离婚这么麻烦。

    还要等第二次上诉。

    外面下着雨,欧阳萍让李玉清去送卓简。

    只是两个人说着话下楼的时候,门口挺着一辆黑色的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