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903章 教她趁他不备推开他
    小时候……

    小时候,他不过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

    “卓简。”

    他又叫她。

    “干什么啊?”

    叫的她心乱如麻。

    “跟我说说。”

    他拆开她的手握住在自己掌心里,低沉的嗓音要求。

    “说什么?说你每次骂完我又给我一个甜枣吃?”

    “是这样?”

    傅衍夜看着她,他想她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这样?不然我为什么会喜欢你?还不是因为……”

    她红着眼,唇瓣也有点颤抖。

    她突然停下来,她突然想起包里的协议书。

    都过去了。

    她没必要再纠缠,再难过,再跟他回忆。

    她望着他,直到一滴眼泪突然砸下来,她才急了,又去抽自己的手。

    可是他只是稍稍用力,她便到了他怀里。

    她在他怀里挣扎,然后便被摁倒在了床上。

    她哑了嗓子,“傅衍夜你放开我。”

    “那现在我再给你甜枣吃呢?还能继续喜欢我吗?”

    傅衍夜怎么能放开她,只是可怜的眼神望着她询问。

    卓简不看他,只是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然后望着他的心口,“不能。”

    “那不管你了。”

    傅衍夜望着她的泪眸说道。

    卓简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水汪汪的眼眸抬起来看他。

    傅衍夜只看她一眼,突然便吻住她委屈的发抖的嘴唇。

    卓简的呼吸被夺走,双手在他胸膛推了推,没推动,只是憋死前张开嘴呼吸。

    傅衍夜趁机而入。

    卓简又去推他,支支吾吾半天,最终还是被他缠在身上,唇齿相依。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衍夜隐忍着那股泻火抵着她的额头:“真想不管你了。”

    不管就不管。

    卓简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这样的话,但是还是抱着她那么紧,气呼呼的说:“松开我。”

    “亲我。”

    “……”

    卓简吃惊的抬眼,看清他后还觉得自己是幻觉。

    “亲的我忘形,趁我不备就可以推开我。”

    “……”

    卓简心跳加快,突然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他突然又吻下来,而她的心跳还是那么不规则。

    他在说什么?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卓简压抑不住自己心里那头想要冲撞出来的小兔子,任由它继续疯狂的跑跳着,哪怕他的手已经进到她的衣服里。

    房间里的大灯还开着,一睁开眼便觉得晃的厉害,她又闭上雾气腾腾的眼眸,任他吻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扛进了浴室里。

    生产过后她的小腹还没恢复好,拒绝他看,“你出去。”

    她抱紧了自己的小腹不想被他看到。

    傅衍夜凝视着她一瞬,转而便又吻了上去,然后强势的将她的衣服扯开。

    “傅衍夜你干什么?你别乱来,不行的……”

    “我知道。”

    他说他知道,但是动作没听。

    很快,她的胸衣露了出来,很快,他停了下来,黑眸虎视眈眈的盯着她黑色的小衣服里,压了火,对她讲:“你自己洗个澡,今晚我们睡这里。”

    没有商议,是决定。

    她要听他的话。

    他打开花洒,然后退了出去。

    卓简听着背后的水声,看着前面门被关上。

    低头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单薄的布料,完全傻掉了。

    他刚刚简直……

    如出一辙。

    卓简后退了两步,温热的水打在了她柔弱的身躯,一点点的将她淋透。

    还有他说的那些话,什么亲到他忘形,然后趁他不备推开他?

    这不正是……

    他是想起什么,还是发现了什么?

    卓简想,欧阳萍应该是不会出卖她,那,他是从哪里知道了什么?

    她觉得自己掩饰的很好。

    卓简的心里讷讷的有些难受着。

    等她洗完澡,吹风机一打开,门便从外面被推开。

    她握着吹风机紧张的转头。

    当看清来人,她悬着的心才落下,可是紧接着,她便又感觉到危险逼近。

    傅衍夜抱起她把她放在洗手台上,温热的额头抵着她,嘶哑的嗓音:“我帮你。”

    “不,不用。”

    卓简心慌的要结巴。

    “用的。”

    傅衍夜没有废话,从她手里拿过吹风机。

    然后帮她吹头发。

    他的手怎么摆弄,卓简的脑袋瓜就往哪儿,乖顺的厉害。

    等他吹好头发,她还抵着他胸膛那里没动。

    傅衍夜把吹风机放在一旁,低眸看到她的后脑勺,干燥的手掌撑起她的脸,与她对视。

    卓简害怕的眼眸让他不自觉的一笑:“怎么了?怕我吃了你?”

    “不,不是。”

    “不是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以前的我禽兽到不等你身体恢复就要你?”

    “……”

    不是,傅衍夜其实什么事情都很把握尺度。

    她只是觉得今晚的他有些陌生,让她害怕。

    从一个像是生病的软弱的人到现在的掌控一切……

    不对,他怎么可能软弱?

    卓简啊卓简,你简直是蠢透了。

    卓简反应过来后人已经被他横抱起,转身往外走。

    是的,他又将她放在了那张床上。

    “放心,我只是想抱抱你。”

    “哼哼。”

    卓简想笑,但是差点哭出来。

    她怎么听着,那么不真呢?

    而且,他这话一说完不到半分钟,就又开始亲吻她。

    卓简双手情不自禁的覆在他胸膛上想要推开。

    可是她那点力气在他胸膛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

    “乖,就一会儿。”

    他吻着她,偶尔停下来,安抚。

    卓简能呼吸的时候,眼睛还有些迷离。

    他吻过她的唇齿,从她的唇角一路往颈上蔓延。

    他的手像是有魔力的,在她身上悄悄防着电。

    “傅衍夜。”

    卓简感觉到他有点不对劲,手又推了推他的肩膀。

    “嗯?”

    “别,我还不行。”

    “我知道。”

    傅衍夜低哑的嗓音回应着,然后继续问她。

    她身上只穿了单薄的睡袍,很容易就被他从肩膀扒下来。

    卓简觉得浑身都透着一层凉,汗毛好像也悄悄竖了起来。

    直到他摸到她的小腹,她紧绷着抓住了他的手:“傅衍夜。”

    她有点生气。

    “嗯?我在。”

    他低哑的嗓音里透着点点欲求不满的隐忍克制。

    卓简没说话,只是紧紧抓着他的手,直到他舍得看她一眼。

    “我不做。”

    他黑眸沉沉的望着她,克制着解释。

    “睡觉,好吗?”

    卓简所有的愤怒,都在对视的时候,又压了下去。

    “好。”

    他抵着她的额头,答应后又去吻她的唇,一下一下,仿若蜻蜓点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