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1028章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爱我
    后来吃了饭,两位老太太聊着天,沈茉莉便让卓简带她去别处说话。

    傅衍夜在角落里点了根烟,不久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一墙之隔。

    “那时候我正在上课,他突然就出现了。”

    沈茉莉眼泪汪汪的低喃。

    “然后呢?”

    “我告诉他那次伤你的人是我找来嫁祸给梁玉。”

    “他怎么说?”

    “他说他早就猜到了。”

    沈茉莉低着头,终究是抵不过自己心里的喜欢。

    卓简无奈的叹了声,其实沈茉莉不说她也猜得到沈茉莉见了去找她的人后会是怎样的结果,所以问她,“所以回来跟他举行婚礼?” “嗯,爷爷身体不太好了,我也不太敢乱来,还有就是……姐姐,我放不下,我很生气,我很想跟他一刀两断,但是他一出现……”

    “我就控制不了自己。”

    沈茉莉说着说着,那些情非得已,难以把持的感情,便都诉了出来。

    卓简望着她这样,伸手去替她擦脸上的泪,“傻瓜。”

    她也是沈茉莉的年纪的时候,爱的那么忘我,又自以为可以控制自己的感情。

    可是爱情这件事,就是不能操控的。

    “姐姐,我该怎么办?他到底爱不爱我?还是因为梁玉不肯嫁给他,所以他才退而求其次娶我,然后又暗地里跟梁玉苟且,姐姐,我好怕。”

    沈茉莉眼巴巴可怜的望着卓简问她。

    “别怕,人生所经之路都不过如此,爱情不是我们的全部,不管他爱不爱你,你都要有自己的事情做,不要让自己陷在爱情的圈套里不能自拔知道吗?”

    卓简从容平静的安抚。

    实现自我在其他方面的价值这一点很重要。

    “嗯,我会努力。”

    “傻瓜,别哭了,哭花了脸可不好看。”

    “嗯,姐姐,谢谢你。”

    沈茉莉笑起来,然后伸手去抱住了卓简。

    卓简很少被女孩子这样抱着,有点不适应,但是想到一些事情,还是抬手轻轻地拍了拍沈茉莉的肩膀。

    卓简跟沈茉莉从无人的空房间出去的时候闻到熟悉的烟味,转眼看了眼,不过并未停留。

    沈茉莉跟陈老太太离开后,他们家老太太便也回了房间。

    傅衍夜跟卓简站在客厅里,傅衍夜问:“不想上楼?”

    “不想。”

    她笑着,很温柔。

    没有哪怕是丁点的坏情绪。

    傅衍夜突然烦躁,“别用那种神情看着我,也别把沈茉莉跟陈想联想到我们,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在他们没有隐婚?还是不一样在梁玉……”

    “你早知道那场刻意的绑架不是梁玉所为?”

    傅衍夜突然转移了话题。

    卓简望着他,也突然沉默了。

    这话题转的有点快,又有点让她把握不住他的心思。

    “你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吗?”

    卓简轻声问。

    “你心里哪还有我?”

    傅衍夜望着她,说着这话的时候,眼里不无失望跟可笑。

    “我想回自己那里去了,你留下来照顾他们。”

    是询问,是商议,也是她的决定。

    卓简没接他的话茬,因为他们之间,好像不该深究什么。

    因为,要深究的话,真不知道还有多少件要究。

    “你不是答应了爸妈留下来照顾儿子女儿跟爷爷奶奶?”

    “可是你在也是一样的。”

    “我前几天开始就一直想问你,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爱我的?”

    傅衍夜叹了声,不久后他直直的问出那句话。

    卓简惊讶的望着他几秒,很快便云淡风轻,从容不迫,“好久了呢。”

    “是我出事前还是出事后?”

    他又问。

    卓简怔住片刻,才问“那有什么区别吗?”

    “哪怕是橙橙的事情让你决定再也不见我,那时候你也是爱我的对不对?”

    “对。”

    许久,卓简面对他突然的咄咄逼人,回复他。

    只是,怎么突然就说道那里?

    那段灰暗的,她以为此生他们都不会再提起的事。

    “那是我控制你不让你跟盛鑫上飞机开始?还是更早,或者更晚。”

    他没喝酒,但是却突然的执拗。

    “你问这些做什么?”

    “回答我。”

    傅衍夜突然咬牙切齿的望着她。

    他显得有些激动。

    卓简望着他这样,心也像是绞肉机在搅。

    “我,说不清。”

    “怎么会说不清?我出事之前那晚你喝醉酒对我表露过你还爱我,那就是……之后,可是那段时间我们摒弃前嫌,还是很好的,那就是还往后,你在国外把我从林如湘那里找回来,卓简,是那时候,对吧?”

    他像是要努力证明些什么。

    卓简望着这样的他,只觉得心疼。

    “或者吧。”

    真的说不清了。

    这几年她感觉自己被他来来回回的折磨的,已经快要忘记初心。

    什么好像都记不清了,如果不提起。

    她可以平静的度过余生,偶尔心里的隐隐作痛都可以一笑置之。

    “如果那时候你没找到我,我们会怎样?”

    傅衍夜又问。

    卓简不解的望着他,他此时,到底怎么回事。

    太不像是他平时了。

    她摇了摇头,苦笑了下,“我不知道,傅衍夜,不要再猜测那些没有发生的事情,即便我们分开了,我也还是希望你过的好。”

    “此时此刻,我真恨你。”

    傅衍夜凤眸眯着,在静谧的空间里,说出那声。

    他真恨她。

    为什么不爱他了还要那么平静的祝福他?

    为什么不爱他了还要像个好人。

    明明,就是个冷血的杀手。

    她将他的心都给诛了。

    然后又温温柔柔的笑着说希望他以后过的好。

    傅衍夜觉得她好笑,最后再看她一眼后转身往外走。

    卓简条件反射的转过头看他的背影,他走的很坚决。

    他还恨上她了?

    卓简也觉得不可思议,心里早已经百般滋味齐涌,她到了沙发里坐下,然后陷入了长久的压抑沉默。

    外面车灯亮了,然后走了。

    雨更是适时地下了起来。

    茶几上还放着陈想跟沈茉莉的婚礼请帖,特别醒目的红色,与此时的家里的气氛,形成最鲜明的对比。

    ——

    陈想跟沈茉莉的婚期推迟到了月底,八月二十八号。

    那天卓简跟欧阳萍逛街选礼物送给沈茉莉,但是选礼物的时候欧阳萍突然提了句:“傅衍夜过两天生日你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