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1068章 有人骗人说离婚,定罪否?
    卓简一再的确认过他的眼神,发现他想吻她的时候立即就想推他,奈何手腕还被他握着,剪刀掉了一边,刚巧划到他的手背。

    傅衍夜没觉得疼,只是不想她伤到自己。

    “老板,你流血了。”

    突然王瑞打破了他们俩之间的僵持。

    傅衍夜看了眼王瑞,卓简则是看了眼他的手背,刚刚她感觉到那根手指头松开剪刀的时候剪刀一边迅速坠落,然后又被什么稳稳地挡住。

    当看到是他的手背的时候,顿时惊的脸色苍白,“你快松开我,你流血了。”

    他没松开,只是看着她很平常的低沉嗓音:“还要我理光头么?”

    “……”

    卓简气不打一处来,抬眼看他。

    “其实我更怕吓到你跟女儿。”

    男孩子还无所谓,但是女孩子要是被吓到,他可就罪过了。

    .

    卓简望着他,“你真是不分轻重缓急,快放开。”

    “你身上也有伤疤,这样我就能陪你了。”

    他反而高兴。

    “你快松开我,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她真的急了,他流血了,他就算不怕疼,要以往他也会嫌弃脏,洁癖犯了他得立即去消毒杀菌,可是现在他怎么这样?

    傅衍夜不得不松开她,看她被气的不轻。

    卓简拿过他的手,等理发师拿来他们的医药箱,傅衍夜坐在沙发里看了眼,皱起眉头来。

    “谁让你过来?还跟我动手动脚。”

    言下之意是受伤也是你自找的。

    傅衍夜盯着她的脸,他有点分不清,他其实感觉她特别心疼,特别着急他,可是她说出来的话又不带任何关心。

    “我不想你再把头发理短了,马上深秋了,那么冷。”

    傅衍夜盯着她说。

    卓简一边给他缠纱布,一边不自觉的看了他一眼。

    在旁的欧阳萍听了更是忍不住笑了声,这夫妻俩不剪短头发的理由竟然都如出一辙。

    “你要真想剪短,等明年夏天天暖。”

    “你快闭嘴吧。”

    卓简低喃了声,自觉脸上发烫。

    “噗。”

    欧阳萍也忍不住笑起来。

    傅衍夜看了眼欧阳萍,不太理解的问了声:“欧阳律师怎么了?”

    “没事,没事。”

    欧阳萍赶紧说没事,心想,可不能让你知道你们夫妻这么相似了。

    傅衍夜听她说没事,又眼巴巴地去看卓简,“要不让人给你修一下边?”

    “欧阳律师,有人骗人说离婚,这能不能定罪?”

    “你定喽。”

    欧阳萍趴在椅子背看热闹。

    卓简转头瞪她一眼,作为自己的好姐妹,怎么能不站在自己这边。

    手上突然被包裹住,温热的感觉让她回过头,才发现傅衍夜的手包裹住她的,“今天的玫瑰喜欢吗?”

    “玫瑰?你送的?”

    “嗯,店员说黄玫瑰代表歉意,但是我觉得太丑了,还是香槟要好看一些。”

    “……”

    卓简其实有那么一两秒怀疑是他送的。

    但是后来觉得不可能,他翻脸比翻书快太多了。

    欧阳萍继续看热闹,连同王瑞的眼睛也不时的在他们夫妻脸上来回。

    “我们一起去接儿子放学好不好?”

    傅衍夜突然又提议,还是那么迁就的样子。

    卓简的手从他掌心里抽走,“傅衍夜你别想这样三言两语我就会跟你回去,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没有人羞辱完别人,又能立即将人哄好的。

    他不信任她,他不给她自由,他送她多少玫瑰都没用,他怎么哄都没用。

    “你还想离婚?”

    傅衍夜及时将她的手又抓回,望着她问。

    卓简见这里这么多人,他还谈离婚,冷静下来后只是淡笑了声:“随你,爱离不离,但是你别想限制我的自由。”

    卓简又再次把自己的手往外抽,但是他使着巧劲,她根本逃不动。

    “我不限制你的自由。”

    “你自己说的啊。”

    卓简立即抓住这句话,又扭头看欧阳萍,“你听到了?”

    欧阳萍很无奈,她听到又能怎样?

    顶多能做个证,但是还能有啥意义?

    “但是有些恶习,还是不能要。”

    “……”

    卓简使了蛮劲,把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便转身走了。

    傅衍夜还坐在椅子里,突然心像是也被人给抽走了。

    欧阳萍叹了声:“傅总还真是挺会伤人的。”

    傅衍夜不解的看她。

    欧阳萍则不再理他,只是叫理发师帮她继续弄头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理发店只剩下他们俩,保镖跟着卓简走了,欧阳萍弄好头发才回头看他,“傅总可是有什么事?”

    “刚刚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不过你既然等我这么久,我就多跟你说一句吧,有时候一句话呢,不同的口吻说出来,效果是不一样的。”

    “……”

    傅衍夜看着她也走了,但是心下却依旧发堵。

    卓简最近恶习有些多。

    她虽然在孩子们睡着了之后才抽烟,甚至还在抽完后销毁证据,但是她却忘了,以前她从来不在屋子里用什么空气清新剂,更不爱那个时间段喷香水。

    晚上孩子们在老宅度过,她跟朋友们去喝酒,快到十二点才回去。

    王瑞将车子开到老宅,转眼看到她睡在车里,想了想,还是低声,“少夫人,到家了。”

    卓简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外面又熟悉又陌生的环境。

    头晕,撑着下了车后,她疲倦的耷拉着肩膀,看着那栋豪宅。

    “袁满怀孕了,以后晚上派个别的人给我吧。”

    卓简还是不忍了,女人怀孕的时候最渴望丈夫多在身边。

    “是。”

    王瑞以为卓简会气很久,会为难他很久。

    钱的事情其实他不太在意,傅衍夜赏罚分明,从来不在钱的事情上让他们犯难。

    可是卓简不高兴,这件事真的很严重。

    卓简进了屋,看里面没人,脱了高跟鞋悄悄走进去,上楼。

    儿子们早就睡下了,女儿也在单独的房间里,她去洗漱后把女儿抱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再一起入睡。

    她大概是喝多了,酒精麻痹了思想,很快入睡。

    沙发里的人睁着眼看着屋顶,她平时挺机敏的人,却回来那么久都没发现他在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