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28章 是我配不上你
    []

    傅衍夜进了她的公寓,车钥匙放在旁边的鞋柜上,往里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住,转头看她脚上的拖鞋,问了声:“要换拖鞋吗?”

    卓简木讷地看着他,忍着加快的心跳垂下眸,“不用!”

    她这里甚至都没有男士拖鞋。

    傅衍夜便又往里走,然后在沙发里坐下:“苏白让人把衣服送到我那里了,你改天去拿一下!”

    “……”

    他就为了说这个来这里?

    卓简没有往前走,只是默默地把毛巾叠起来放在一旁,在他又转头看她的时候,她心口一紧,条件反射的双手放在背后,笔直地站在那里。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

    “不用!你有事说就可以,我能听得见!”

    卓简防备的垂下眸,说话也很清楚。

    傅衍夜看着她半晌,骨感修长的手指在沙发背上迅速敲了几下,突然停住,问:“要我帮你过来?”

    卓简抬起眸看他。

    自然是自己走过去比较好,不想跟他有肢体接触。

    所以很快傅衍夜看到她站在边上,像个不懂事的小女孩。

    “你这样子,真像个欠收拾的小孩。”

    “……”

    卓简听着他的话便把头埋得更低。

    “最起码可以给我倒杯茶。”

    傅衍夜提醒她。

    卓简转身便去了厨房。

    其实她不认为大半夜适合喝茶,但是总好过立即去对着他,所以她超有耐性地烧水,泡茶。

    “家里连热水都没有吗?”

    他突然站在她身后,膝盖顶住她的腿窝。

    卓简下意识地往前倾,双手摁住琉璃台边缘。

    傅衍夜稍微弯腰,侧脸贴着她耳边,看她一眼后又看她盯着的地方:“那个杯子是我的专用吗?”

    卓简下意识地转头看他,在这里他还想要专用?

    但是她才一转头他便也转头看她。

    她看不清他的眼,只是下意识地往后躲,拖鞋却要把她搬倒,好在眼前的人把她一把捞住。

    卓简睁开眼便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完美至极的五官。

    呼吸都要停止了,她失望地看着他,在他把她扶起来的时候默默地垂下眸。

    傅衍夜黑眸望着她提示:“我又不是鬼!”

    烧水壶响了,卓简转身去把天然气关上,然后给他泡茶。

    傅衍夜站在旁边看着,在她拿杯子的时候拿了另一个:“这个,我专用!”

    卓简看着自己的杯子被人夺走,半晌后只是沉默着把茶叶捏在里面。

    “据说茶叶有消毒的作用,就先这么放着吧,晚上喝茶会影响睡眠你不知道?”

    傅衍夜又把装着茶叶的杯子放了回去。

    卓简心想你自己既然知道干嘛还要说喝?给你泡了你又说不喝。

    他就是故意折磨她吧?

    卓简隐忍着,然后慢慢地往后退了两步,距离他高大挺拔的身躯远了一些。

    终于不再闻着他身上冷冽的味道,她喘了口气,看着门口问他:“你还有事吗?”

    “这么盼着我走?如湘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他闲庭漫步地走到她面前,两条腿定定地立在那里,她看得心慌意乱。

    “怎么算?”

    卓简看着他,心想,差点掐死我还不算?

    “她跟你说了什么?”

    傅衍夜突然耐着性子问她。

    “也没什么,不过为了我们还没能离婚的事情她很苦恼罢了,你爱她吗?”

    卓简突然探究地看着他问了句。

    最后那四个字,直击人心。

    傅衍夜的眼眸有些冷漠,随后垂了垂眸看着她的心口:“当然!”

    她的心口有一支玫瑰,白色的。

    卓简听着那声当然,嘴里有些苦,又觉得好笑,她到底在难过什么?

    “那我会跟苏白哥尽快确定关系,然后去找爷爷奶奶让他们祝福我们,这样,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离婚了?”

    卓简井然有序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傅衍夜心里五味杂陈,无奈一笑:“你好像真的很想离婚?我那么不堪?”

    卓简看着他,看他凤眸里夹着笑,搞不懂他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只是想了想回他:“是我配不上你!”

    傅衍夜又沉默着看她,眼中的笑意突然消失,深沉得可怕,“的确是你配不上我!”

    “……”

    卓简不敢再看他,垂下眸。

    傅衍夜的手到眼前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又往后退。

    傅衍夜的手落在了半空,幽暗的眼眸那么直直地看着她,直到外面一道雷闪过,他转眼看向外面。

    卓简也看了眼外面:“你……”

    “走不了了!”

    “……”

    卓简心跳加速,木讷的眼神看着他。

    又,又走不了了?

    傅衍夜转头看着她,无奈一笑:“雨下得太大,车子底盘很低。”

    “……”

    卓简不高兴地看他一眼,随即只丢下淡淡一句:“那你只能睡沙发了!”

    “我不喜欢睡沙发!”

    “我打电话找人来接你!”

    卓简不想跟他争论,更不可能跟他再共处一室。

    “打给谁?司机也是有家庭的,这么晚冒着这么大的雨出门,万一出什么事,咱们俩谁负责?”

    “可是我们都要离婚了!”

    “嗯,还没离!”

    又是这句!

    他轻描淡写地回答完便出去。

    卓简在里面站着,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脑壳。

    他到底什么毛病?

    一边讨厌她又一边……

    卓简想到他吻过的唇,条件反射地抿了抿,许久不敢跟上去。

    半夜,他穿着一双粉色的拖鞋从浴室里出来,卓简抱着抱枕在沙发里看着他那形象,想笑又不敢,只得把半张小脸都埋在抱枕里。

    傅衍夜上前,将她的抱枕拿走:“不卫生!”

    “……”

    卓简立即又把他扔掉的抱枕抱回怀里,死死地抱着。

    傅衍夜皱着眉头看着她:“你是不是不想上0床了?”

    卓简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我睡沙发也可以!”

    傅衍夜双手叉腰,侧了侧身看电视里的电影,电影里男主角将女主角刚刚从沙发里抱起来,后面自然是做不可描述的事情,他眼眸一动,突然说:“虽然我很嫌弃你,但你要是想,我可以抱你。”

    “……”

    卓简觉得他定然是误会了什么,但是他突然弯身。

    卓简下意识地后退:“不是!我没有想!”

    “没有想什么?”

    他到她眼前,身上是她的沐浴露的味道。

    卓简心头一跳,突然间屏着呼吸不敢再乱说话。

    因为他的唇近在眼前,仿佛她稍微一张口,他们就会碰在一起。

    傅衍夜的眼眸从她漂亮的长睫缓缓地下落,看到她的唇瓣的时候,忍不住便又要亲。

    卓简立即抬手把自己的嘴捂住:“不要!”

    傅衍夜的唇落在她薄薄的手背上,突然间失神一笑,轻声问她:“你以为我要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