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289章 选保镖了
    第二天网上沸沸扬扬的还是说卓简流产的事情。

    卓简起床后在洗手间冲了把脸,一阵眩晕感袭来,她扶着琉璃台,低头。

    呼吸有些困难,闭眼后脑子里就是昨天的混乱。

    她心里比谁都清楚,昨天不是一场意外。

    有人不想让他们的孩子生下来。

    “头晕吗?”

    突然安静的空间里有个担忧的声音传来。

    卓简慢慢睁开眼,抬眼看向镜子里,看到从门口走进来到她身边的人。

    昨天他及时将她护住,把那个差点伤到她的人踹到墙根。

    卓简唇角动了动,但是笑不达底。

    “有一点。”

    卓简慢慢直起身,问他。

    傅衍夜没说话,只是弯腰将她从地上抱起来:“等下会有医生来家里给你做检查,现在跟我下楼一趟。”

    “傅衍夜。”

    卓简双手自然而然的放在他脖颈上搂着,低声叫他。

    “在。”

    傅衍夜继续抱着她往外走。

    “昨天给你打电话的,是林如湘吗?”

    卓简问出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

    傅衍夜停下来,转眼看她,“是!”

    卓简做好了他说不是的准备,听到这个字有些欣慰,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如果这件事跟林如湘有关,你不能再护着她。”

    傅衍夜没说话,只是抱着她下了楼。

    卓简的眼睛痴痴地望着他,想要听他一个答案。

    傅衍夜将她放进沙发后把她搂住,把她的手放在他的心口,低声同她讲:“连这里都是为你跳动,我怎么再去护着一个想杀我妻儿的女人?”

    卓简顿时眼眶里热乎乎的,连呼吸都快忘了。

    不远处站着三个人,看到这里都不自觉的低了头。

    “咳,夜少,人带来了。”

    王瑞低头谨慎打扰。

    卓简这才发现家里多了三个人,顿时想要将他推开。

    但是傅衍夜就那么将她牢牢地抱在怀里,看着她通红的脸告诉她:“给你找的保镖,如果你觉得合适,她们就留下了。”

    “保镖?”

    卓简听后一滞,随即转眼看向那两个身高比例不错,扎着马尾穿着小西装的女生。

    “少夫人!”

    两个女孩齐齐的问候,声音跟她的形象一样精简。

    卓简看后忍不住又转头看傅衍夜,“会不会有点夸张?”

    “难道你想让那臭小子不能出生?”

    傅衍夜低眸看了眼她的小腹。

    卓简现在身上穿了宽松的套装睡衣,看不出小腹的形状,但是那里的确长了不少。

    “的确不能。”

    卓简转头看他,再看那两个不苟言笑的女孩,她知道,她不能再管别人什么眼色,她需要确保她的孩子平安出生。

    “以后无论你走到哪里,你都会在她们视线范围内,哪怕你去电视台上班。”

    “我没意见,以后就麻烦两位了。”

    卓简推开他,坐好后特别认真的拜托。

    两个女孩立即低头:“我们会尽全力保护少夫人的安全。”

    “还有小少爷。”

    终究是年轻的女孩,有时候会有点迟钝。

    卓简觉得其实挺可爱。

    她们应该年纪都差不多,卓简心情好了些,无意间看到站在旁边的王瑞,看了眼后转头看傅衍夜,“他,我也要。”

    傅衍夜皱眉,“王瑞?”

    “就王瑞,多给你妻儿派个保镖,没问题吧?”

    “换一个。”

    傅衍夜看卓简那么娇横的跟他要人,想了想,提议。

    “我就要王瑞。”

    卓简倔强的看着他说。

    傅衍夜皱眉,她明知道王瑞以前是林如湘的人还故意要他,傅衍夜无奈的叹了声,然后又勾住她的手:“都依你。”

    卓简想要抽走的小拇指又乖乖放在他的手指间,笑盈盈的看他一眼,然后又转眼看王瑞,“王瑞,没问题吧?”

    “以后王瑞也会专注保护少夫人的安全。”

    “那就谢喽。”

    卓简看他那么认真,便也对他笑了笑。

    傅衍夜看的心烦,说道:“行了,你们先出去站着去吧。”

    三个保镖便真的离开了。

    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俩人,傅衍夜将她抱到腿上:“故意气我呢?要谁不行要王瑞?”

    “那你再多给我找几个帅哥?”

    卓简抬手摸着他的嘴,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问。

    傅衍夜脸都要成绿色了,感觉那软乎乎的小手在他嘴上作怪,张嘴就咬住。

    “啊,疼。”

    卓简通红着眼眶,要哭出来。

    傅衍夜赶紧松开,然后又给她吮了吮,才不满的说:“我还满足不了你?”

    卓简听后笑的更欢了,将他的脖子搂住,“你放心,在我眼里,谁都比不过你。”

    “可以当真吗?”

    傅衍夜忍不住将她摁在沙发里沉声肯定。

    “当然可以当真,哪怕是有一天我跟了别的男人,但是那也只是我退而求其次而已,在昨天你扑向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真的在乎我。”

    卓简被他咬的手在他嘴巴上轻轻蹭了蹭,说完话还是觉得有些痒,索性放到自己嘴里用力的吮了下。

    傅衍夜看着她的动作,立即将她的手捏住,问她,“怎么了?”

    “有些痒,都怪你,每次都那么用力咬。”

    “反正我是虐待狂。”

    傅衍夜有点怨念的看她一眼。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卓简觉得他那眼神,特别能入的了她的心,也撩得了她的心。

    早饭后医生来到家里给她做检查,后跟他们夫妻说:“放心吧,很稳。”

    卓简跟傅衍夜听后都放心下来,卓简更是忍不住抬手捉住一直站在她旁边的傅衍夜的手抓着。

    傅衍夜低头看了看她,轻声,“我去送张大夫。”

    “哦!”

    卓简有点不舍的松手。

    “不用送了,我自己走得出去,你们小两口好好呆着吧。”

    医生不忍心让他们分开,说完就走。

    昨天那一场惊心,她出去就看到了。

    有个男人手里突然掏出一把匕首好像是朝着卓简的方向,傅衍夜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把她护住,一个扫腿,那个男人扑倒在地,把自己的眼给戳了个大窟窿。

    医生走后傅衍夜低头看还牵着他手的女人,凤眸夹着笑半眯着。

    卓简感觉他在取笑她,立即想松开,谁知道松不开了,就像是黏在了一起一样。

    直到林如湘又把电话打到他手机上,傅衍夜才松开手,做了个嘘的手势,在她身边坐下后让她靠在怀里,接了电话:“喂?”

    “衍夜,昨天我们打电话的时候是不是出事了?怎么网上都在说阿简流产的事情?她真的流产了吗?你呢?你有没有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