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330章 前夫
    怎么会不关心?

    怎么会不着急?

    他本来一生病人就变的娇气,连吃药都不愿意配合别人的人。

    ——

    到了半夜十二点,卓简悄悄进了病房楼,跟医护人员打过招呼询问过他的情况,确定只是简单的发烧后她悄悄地往病房走去。

    之所以来这么晚,是不想让他知道她来过。

    想悄悄地看一眼,见他睡着了她就走。

    可是……

    她发现病房里开着小灯,并且床上没人。

    她推门进去,然后紧张的看了眼别处,他不在。

    他悄悄溜了?

    周遭都静的可怕,她知道他不爱打针不爱住院,但是都烧到头晕了还要怎样?

    “找我吗?”

    突然身后一声低沉的声音,带着烟味的气息,她条件反射的转过头去。

    傅衍夜幽暗的黑眸看着她一眼,边绕开她往里走边说了声:“有点烦,去抽了根烟。”

    “……”

    卓简嘴巴动了动,好几次要冲口而出她只是经过,但是想到家门口跟这里有点远,又忍住了,只是看着他自己走到床边转身,然后坐在床沿,双手撑着边上,突然抬头,眸光直直的射向她。

    那么凌厉,又那么戳的她的心口疼。

    “找我什么事?警告我这几天先别回老宅去碰儿子吗?”

    傅衍夜低沉的嗓音问她。

    卓简低了头,想了很久,想要说是,但是又觉得他可能会很伤。

    她又习惯性的把手放到背后去,轻轻地抠着门框,低着头低喃了声:“我就是来看看,我走了。”

    “卓简!”

    她才一转身,背后突然厉声叫她的名字。

    她停住,像是什么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将她整个人吞了。

    “你不打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傅衍夜握着床沿的手用了用力,下一秒却起了身。

    卓简就觉得心口有什么要跳出来,鼻尖微微冒汗,她已经后悔来到这里。

    可是谁又能想到大半夜都该睡觉的,可是他却偏偏出去抽烟了。

    “你这么晚找到医院来,难道就没什么话想对我说?”

    傅衍夜突然站在她背后。

    卓简觉得自己的背后开始发麻,直到他滚烫的躯体覆上来,她难过的扬了扬头,更贴着门板了。

    “嗯?”

    傅衍夜的手握住她的肩膀,然后慢慢用力。

    卓简下意识的转了身,想要推他,但是手却没能碰到他就被他握住举过了头顶。

    她贴着门板看着他,看着他幽暗的眸子里带着些怨恨似地就那么俯视着她。

    “到底为什么这么晚来找我?是不是还关心我?”

    傅衍夜压住她的额头,气息里依旧带着淡淡的烟味,以及威胁。

    “你,你先,放开我。”

    她觉得手都要抽筋了,而且姿势又那么暧昧。

    傅衍夜却低声,倔强无疑,“先告诉我为什么来这里?”

    他的膝盖轻轻顶住她的,薄唇里气息有意无意的撩她。

    卓简压抑的快要无法呼吸,抵着眸子不敢乱动,只觉得心肺里越来越烫,好像被炉子上刚刚烧开在咕噜咕噜沸腾的热水给烫伤了。

    “我后悔了。”

    卓简抬眼,看着他幽暗的黑眸说道。

    他的手渐渐去捏住她的下巴,他最讨厌她说后悔。

    “后悔什么?后悔来看自己的前夫,还是后悔曾经爱过我?”

    “全部。”

    卓简晶莹剔透的眸子里带着她特有的执着。

    傅衍夜听到那声全部后却忍不住笑了下,只是下一刻更是用力的捏住她的下颚让她昂首,然后带着烟味的薄唇便在她的唇上慢吮轻吻起来。

    卓简半天忘了呼吸,快要窒息的时候才要喘息,却突然舌尖尝到淡淡的烟草味,傅衍夜的吻开始越来越深。

    “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你也很会让我讨厌,但是怎么办?我该死的想上你。”

    傅衍夜吻过之后依旧不想放过她,压迫着她在墙边动弹不得,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更是威慑力十足。

    卓简的眼眸慢慢抬起来,“可是你没资格了。”

    傅衍夜黑眸更是直直的睨着她。

    “我们离婚了,前夫。”

    卓简那几个字说的,他的心口像是被人狠狠地捅了几刀。

    “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

    卓简见他不说话了,便又固执地睨着他询问。

    傅衍夜却突然笑了下,看着她被他亲的肿了的唇瓣,再次去捏住她的下颚将她的红唇含住,然后……

    “嗯!”

    很快,血腥的味道便让卓简皱了眉。

    他想咬她,也真的咬了。

    她的手放在他的心口抵着想要把他推开,但是被咬的那一刻她又不敢动了,因为他越远,咬的就越疼。

    傅衍夜感觉到她疼的要跺脚才松开,然后幽暗的黑眸夹着笑看着她的唇上的血珠,再看她眼睛的时候,眼神更多了一丝邪气,问她:“明天不用录节目吧?这样子好像没办法录了。”

    “你……”

    “还是这么娇气。”

    他的手去擦她嘴唇上的血珠后没有立即松开,而是压着那里看着她问:“要不要尝尝自己的血是什么味道。

    “……”

    卓简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他的手放在她嘴唇上问那句话,那意思是什么她再清楚不过。

    她都不知道他那是什么恶趣味,只是双手用力的去推他。

    她发誓,以后她要是再同情心泛滥因为他生病什么的来看他,她就是猪。

    但是她推不动他,他的腿还贴着她的,一动没动,黑眸更是突然变的阴沉沉的看着她,突然将她一双手腕又狠狠握住,在她惊吓的看他的时候低而沉的嗓音提醒她:“卓简,这次是你来招惹我的。”

    “你放开我,你混蛋。”

    卓简气急,再也不敢看他。

    傅衍夜却突然又吻了上去,在她的唇齿间,耳沿上,还有颀长的颈上。

    她大概没有擦香水,味道是他最熟悉的。

    傅衍夜吻着吻着就忍不住将她抱了起来。

    卓简脚一离地,下意识的就双手环住他,“傅衍夜你要干嘛?”

    “还不明显吗?”

    傅衍夜问了声,然后抱着她就转身往床边走。

    “我们已经离婚了。”

    卓简抬眼看到那张整洁的床上立即惊慌失措的提醒他。

    傅衍夜问:“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