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383章 要当电灯泡吗
    “谁找你了?”

    苏白突然炸毛。

    张明媚:“……”

    “咳咳。”

    严正咳嗽了声,苏白看他的时候他便给了苏白一记眼神杀,让他别那么暴脾气。

    苏白这才没那么高腔了,说:“我就是想问问你,把我随便丢给一个女人就跑,这是一个当下属该做的事吗?”

    张明媚:“……”

    苏白听不到她回答,抬眼看她,“你说啊。”

    张明媚心里堵着一口气快憋死,甩着脸子看着别处,“人家姑娘诚心诚意去接你出院,我难道要当电灯泡吗?”

    “你怎么不说你是收了我妈的钱?”

    “你知道还问?”

    张明媚听他又高腔质问,也反过来质问他。

    苏白觉得有点头晕眼花。

    吵架是个力气活。

    张明媚也心烦,说:“没别的事情我就不打扰两位老板喝酒了,喝死你算了。”

    看苏白又端着酒要喝,她只丢下这么一句,扭头就走。

    苏白:“……”

    严正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听着听着竟然觉得有点意思,竟然觉得……

    觉得自己有点可怜。

    为什么兄弟们都有女人爱,独独他没有?

    想起卓简还说他正义优秀,这么好的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找不到个真心?

    傅衍夜有卓简爱的虐心虐肺,苏白有张明媚常年照拂,就他,呵呵。

    严正问他,“你问问你自己,对张明媚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

    “我对她能有什么样的感情?她一个庸医,又没别的技能。”

    “女人技能太多了就不太需要男人了。”

    严正提醒。

    苏白抬眼瞅他,半晌后问:“你看不上钟麦,该不会是因为她太强了吧?”

    严正笑了笑,没回答。

    苏白忍不住鄙视了他一眼,想到张明媚他又说:“张明媚又不漂亮,我喜欢漂亮的女孩你又不是不知道。”

    “漂不漂亮的还不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

    严正回他。

    女人化化妆哪一个不漂亮?

    卸了妆就不一定了。

    就如那位钟大小姐,那妆化的多精致啊,乍一看是美人,但是谁知道她卸了妆什么模样?

    而且钟家还考虑过跟苏家联姻呢,只是后来考虑到苏白花边新闻太多这才想起他严正来。

    苏白说:“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小简妹妹更温柔可爱的女孩子了。”

    “小简妹妹要是真的那么温柔可爱,衍夜会拿不下?小简妹妹心思多着呢,只是不再咱们这些普通哥哥面前展露而已。”

    “不是你说的这样,是衍夜总盛气凌人才惹恼她。”

    在傅卓夫妻的事情,苏白一直觉得傅衍夜有问题。

    严正也不跟他抬杠了,喝了两杯便走人。

    毕竟,他们谈论的对象也不会出来给他们一个说法,人家在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他们弟兄俩单身狗却在这里谈论人家的家事,哎。

    苏白拄着拐出了包间,往楼下瞅了眼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张明媚正在边上喝着酒瞅着下面的热闹场面,他下意识的问了句,“那好像是林如湘?”

    “嗯。”

    张明媚答应了声,她在这里看了半天了,林如湘跟另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聊闲天。

    苏白皱着眉头看着下面,嘀咕了句,“好像是小简妹妹之前那个领导。”

    张明媚转头看她:“你确定?”

    “她们俩怎么勾搭到一块了?”

    苏白嘀咕了句,然后想要掏手机给卓简发张照片,结果发现自己没带手机,看向她,“你有卓简的微信吗?”

    倒是加了。

    张明媚明白他的意思,便拿起手机来给卓简拍了张照片发过去。

    苏白在边上看着,张明媚收起手机后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会看了眼张明媚的脸。

    其实眼睛还挺大的,鼻梁也很挺,就是嘴巴有点点大。

    不过五官看上去还不错,轮廓也尚可。

    张明媚眼角余光感觉到他的注视,回头看了他眼,苏白立即别开脸,忍不住心里骂自己:“老子在想什么?全世界的女人是死光了吗?”

    卓简很快给她回了一句谢谢。

    张明媚看后回卓简:“不用客气,你苏白哥怕她们算计你让我给你发的。”

    苏白看后直接黑脸:“喂,你干嘛提我?”

    张明媚回他:“难道我说的不对?不是你叫我给她发?”

    苏白:“神经病。”

    张明媚心想谁神经病谁自己不知道罢了。

    ——

    卓简人还在外地,忙完后回到酒店休息,看完微信傻笑了一阵。

    常夏跟袁满站在她一侧好奇的盯着她一会儿,然后又互相对视,还是常夏忍不住八卦,问她:“夫人,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可能要有嫂嫂了。”

    卓简说了声。

    常夏跟袁满还是不懂,卓简看她们俩那么好奇便又说了声:“苏白。”

    两个人瞬间明白,袁满还问了句:“是那位张小姐吗?”

    “嗯。”

    卓简点头答应着,好心情的坐到沙发里。

    常夏跟袁满也陪她坐下,常夏却说:“其实我有时候觉得苏总喜欢的好像是夫人。”

    “你怎么胡说八道?”

    袁满转头看了眼常夏说她。

    卓简也没当回事的摇了摇头,笑说:“我们跟亲兄妹差不多,小时候有人敢欺负我的话,苏白哥准是第一个出来护着我的。”

    “这样吗?那,老板呢?”

    常夏好奇的问。

    “你们老板啊,比较高冷,不过他所到之处也是没人敢闹事的,有次我被几个小朋友围住,他只是经过了一下,那几个小朋友就溜了。”

    “……”

    常夏跟袁满不敢置信。

    “他一句话都没说,不,是一个字都没,但是他的脸永远都是冷的,所以别人看到他就吓跑了。”

    卓简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来,觉得比现在有意思多了。

    那时候多纯真啊他们。

    “难道老板小时候也不爱笑吗?”

    “岂止是不爱,一年到头也不见他笑几次,偶尔几次也马上就收,曾经我参加过一次他们高中同学会,有人抱怨说高中三年没见他笑过一次。”

    “……”

    “其实我觉得,可能有些人一辈子都没见他笑过。”

    卓简说着,端起桌上的热水喝了口。

    常夏忍不住说:“那咱们岂不是很幸运,还见老板笑过呢。”

    卓简认可,点了下头,“咱们是挺幸运。”

    袁满听到这一句,也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只是还不等笑就听到卓简手机里有视频传进来的声音,吓的她立即就紧绷起来,常夏也是。

    卓简喝着水,没急着看手机。

    这个时间,找她的只能是她们在谈论的那个不爱笑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