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403章 踮脚吻
    卓简脸上一热。

    夜少这是在暗示什么?

    “姨妈应该已经离开了吧?”

    傅衍夜看着电视,问的却是跟她有关的事。

    卓简心想,果然是她想的那样。

    所以,多喝点吧。

    多喝点玩的更开。

    卓简趴在他怀里,举起酒杯:“再干一杯。”

    傅衍夜笑,又跟她碰了下,然后看着她在他怀里将那杯酒全都数到肚子里。

    男人天生爱征服,他对她喝酒的模样却是又爱又恨。

    “不喝了。”

    当她想要去再倒一杯,却是刚倾身放下酒杯伸手去摸酒瓶子,还没等摸到,傅衍夜也灌了他那杯,倾身将酒杯放在桌上后拉着她便压在了沙发里。

    “不能再喝了。”

    傅衍夜睨着她说。

    卓简望着他幽暗的眼眸却心跳如雷:“为什么?”

    “我要跟一个清醒的女人做。”

    “……”

    卓简脸更红了。

    刚刚他那一下把她拉倒的太快,有点晕。

    傅衍夜却已经低眸看着她的唇,轻轻贴上去。

    两个人唇齿间都是淡淡的酒味,吻上去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想要尝尽对方最后一滴味道。

    傅衍夜难耐的停下来,额头轻轻抵着她的,低喃道:“宝贝。”

    “嗯?”

    “爱我么?”

    傅衍夜忍不住问出这话来,然后一下下亲她。

    卓简心尖一颤,也搂住他,回吻他的空荡回答:“嗯。”

    他常常会问,她已经习惯了,也有了应对的方法。

    比如回吻他,努力激烈的。

    不过她总吻不好,轻易被他夺走主动权。

    这次也一样,很快她就在沙发里被他制服。

    傅衍夜牵制住她的双手在头顶,黑眸沉沉的睨着她,看着她眼底的慌乱跟无助,又低眸去看着她的唇瓣,吻住。

    后将她连骨头都舔的干干净净。

    直到半夜,偌大的房子里都暗下来。

    男人将虚弱的女人从沙发里抱起,“回房间再来一次。”

    卓简眼皮子掀了掀,但是没力气再睁开,双手勉强勾着他颈上,脸沉沉的埋在他怀里。

    傅衍夜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晚上,一口一个宝贝,叫的她发憷。

    后来卓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只是第二天听到手机被迫睁开眼的时候,看到有人在给她收拾行李。

    这次眼皮睁开了,看清那个正在帮她从橱子里拿衣服的人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叫了声:“老公。”

    傅衍夜黑眸看了她一眼,这声发自内心的老公,他好像已经盼了半个世纪。

    不过她手机一直在响,他放下手头的衣服,从床尾绕过去到她那边拿起她的手机看了眼,知道是她的同事就接了起来:“你们直接去机场,她晚半小时到。”

    傅衍夜说完就挂断电话,完全不理打电话听到他声音愣住的工作人员。

    傅衍夜扭头看她,“得起了。”

    卓简好不容易才扭过头与他相视,感激的笑了笑,不过勉强笑出来。

    她太累了,甚至手指头都快抬不动。

    傅衍夜见她那么软软糯糯的模样,忍不住心里有点痒,倾身过去与她躺着,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有点暗哑:“再不起,真不放你走了。”

    卓简吓的腿一抖。

    他安排好了一切,帮她洗漱换衣服,然后抱她出门上车。

    袁满跟常夏跟在后面拿着行李什么的,俩人早已经见怪不怪,只是被需要的时候立即去帮忙,比如开电梯,开车门。

    傅衍夜将卓简放在副驾驶座,给她绑好安全带,卓简抬了抬眼,有气无力的,弱不拉几的埋怨了声:“都怪你。”

    傅衍夜摸着她的头顶在她脑门无比疼惜的亲了下:“我道歉。”

    道的毫无诚意。

    傅衍夜上车后系好安全带看卓简蔫蔫的脑袋往窗口那边,担心她受伤,伸出长臂去,搂住她的脑袋瓜扶到自己这边,“要靠就靠我肩膀上。”

    卓简情不自禁的就笑了。

    在他肩膀上找个舒适的位置靠着。

    突然好像也没那么累了。

    老公大人亲自送出差。

    也太幸福了伐。

    傅衍夜发动车子离开,常夏跟袁满的车子跟在后面,不过还没开,突然她们后车门被打开。

    俩人下意识的往后看了眼,看到王瑞的时候忍不住异口同声质疑:“瑞哥?”

    “你来做什么?”

    袁满往前看了眼,看傅衍夜的车已经走了,心烦的质问他。

    “我跟你们一起去。”

    王瑞坐在后面开始闭目养神。

    袁满跟常夏互相对视了一眼,袁满明白过来就发动车子跟上去。

    傅衍夜担心她们俩跟着卓简在国外遇到危险处理不了,王瑞的伸手,以一敌十不太费力。

    只是这样一来,她岂不是要每天,不,是每时每刻都要跟他面对?

    袁满最近有点不喜欢见到他。

    常夏倒是很开心,感觉多个人,更轻松。

    而且这样一来,她就可以现场嗑cp了。

    袁满跟王瑞,她觉得,他们俩迟早得睡到一张床上。

    傅衍夜将卓简送到机场,在见到她那些同事都在等后,远远地就把她拉住不准她再往前走。

    卓简穿着西裤衬衫,站在他面前望着他,眼神里说不尽的温柔,拉着他的手:“别不高兴了,我们都要工作的。”

    “家里床还是冷的,你就走了,我怎么高兴的起来?”

    他始终觉得她那工作可以不做,或者是换一个更清闲的工作。

    但是她不愿意。

    他知道自己得尊重她的喜好,但是心里就是不喜欢她出差。

    卓简只得凑上去,踮着脚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傅衍夜幽暗的黑眸里那些冰冷的东西终于缓和了,又看着她:“怎么胜?”

    “你那么棒,还用我想吗?”

    卓简望着他反问。

    傅衍夜又望着她几秒,特别严肃的点了下头:“行,你去出差,回来的时候打电话找我接机。”

    “嗯,再见。”

    卓简见他终于松口,就要放开他的手跟他分别。

    傅衍夜却不松开她,望着她直直的问了句:“就这么走?”

    对那些看戏的人来说,这位老板未免太霸道太帅了,但是卓简却有点难为情,再次踮起脚来,在他侧脸轻轻地亲了下。

    傅衍夜:“……”

    他才不需要亲脸颊。

    “好了,我真得……”

    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