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494章 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
    傅衍夜邪笑了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两位一定比我更着急吧?”

    盛鑫眉心一皱,随即笑着说道:“只是不想浪费傅总太多时间,而且也的确,我们等得起,我们的孩子也还等着上户口呢。”

    “呵!”

    傅衍夜终于笑出一声,再看卓简的时候,眼里更是笑里藏刀。

    卓简望着傅衍夜,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是耳边盛鑫的话却很清晰,他说:“傅总请吧。”

    傅衍夜点了下头,双手自然地插在兜里,转身迈着长腿不紧不慢的走了几步。

    卓简跟盛鑫跟在他后面。

    很快,他突然停住。

    盛鑫跟卓简也条件反射的停了下来。

    傅衍夜突然又转头看着他们,然后声音缓而慢的发出,“卓简。”

    “嗯?”

    卓简提着一口气,那声嗯,低不可闻。

    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明显。

    “你很想离婚对不对?”

    他走向她,望着她,问。

    “……”

    卓简屏着呼吸,只觉得近在咫尺的人太危险。

    她脑子里其实还没反应过来那不好的预感是什么,但是却先习惯性的隐忍了起来。

    她不敢再乱说话,只是望着他幽暗的黑眸,如临深渊。

    “突然不想离了呢?”

    他笑,极淡的一声。

    “……”

    卓简心口有滚烫的血拥堵着,讷讷的望着他。

    傅衍夜见她那模样,眼里的笑意甚至也没了,更为阴戾,随即淡淡的扫了眼盛鑫,绕过他们就往外走。

    盛鑫明白过来他要走,也不管是在哪儿了,大声叫住他,质问:“傅总,大男人出尔反尔不好吧?”

    “大男人说把人当妹妹,结果却把人弄到床上去,也不好吧?”

    傅衍夜停下来,扭头望着他,更尽是嘲讽。

    “……”

    盛鑫被堵得哑口无言。

    傅衍夜看他已经没话好说,又冷冷的看了眼卓简就走。

    卓简缓过神来,推开盛鑫便追上去,“傅衍夜你什么意思?”

    “找那么个男人来恶心我,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呢?”

    傅衍夜冷漠的反问她。

    她什么时候找人来恶心他了?

    是盛鑫自己跑来。

    卓简有些急了,她转眼看了眼盛鑫,盛鑫也走了过来,

    卓简不管他们之间的恩怨,只是拦着他:“你让我来离婚的。”

    “我说不离了,你不就想离了婚跟这个男人结婚吗?我告诉你卓简,我傅衍夜下半辈子唯一要坚持做的一件事,就是让你不能得偿所愿。”

    傅衍夜痛恨的看着她,说完就要走。

    “傅衍夜。”

    卓简堵不住他,只能去拉他。

    傅衍夜低眸看着她的手,她的手指上还带着戒痕,他看完后又冷冷的睨着她:“放开。”

    “我们是来离婚的,不是来吵架的。”

    卓简提醒他。

    “我让你放开。”

    他曾经对哪个女人如此冷漠的说过的话,也对她用这种口吻说了出来。

    卓简不放,跟他僵持。

    傅衍夜握住她的手腕用力捏住,“卓简,我说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

    “我不会跟他结婚。”

    卓简手腕上痛的厉害,感觉骨头好像都要被他捏碎了,但是她想离婚,她想摆脱他,她知道他有洁癖,她大概也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出尔反尔,她冲口而出这句话。

    傅衍夜望着她几秒,下巴稍微抬了抬,看向她身后的人,对盛鑫笑了笑。

    盛鑫只觉得心口隐隐作痛。

    “你不会跟他结婚?我怎么信你?”

    傅衍夜低而沉的嗓音质问。

    “我可以跟你保证,只要你现在跟我进去离婚,我可以给你写保证书。”

    “你这一辈子都不再嫁吗?”

    “是。”

    他逼得紧,卓简却全然不在意。

    傅衍夜冷笑,“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随你怎么哄骗都会信?”

    “那你要怎样?”

    卓简问。

    “我这辈子,再也不会信你,我要看着你成为这世界上最悲惨的那个人。”

    傅衍夜一个字一个字,是恨么?

    卓简慢慢松开了他,这一刻,她是恐惧的。

    因为他真的能做到。

    他不想离婚了。

    因为他怕她离婚后过的太好。

    卓简脚跟一软,往后退了两步。

    盛鑫走上前扶住她,望着傅衍夜:“你又是什么好人吗?这世上如果有人伤她至深,那个人难道不是你傅衍夜?”

    “我跟她的恩怨,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傅衍夜如凌迟的眼神看着他说道。

    “你以为你不离婚我们就不会幸福?那个证件不过一张纸,我盛鑫不在乎。”

    盛鑫看着他的身影冷笑。

    他承认傅衍夜够狠,但是他盛鑫也绝不认输。

    傅衍夜对她不好,他就要对她一千倍一万倍的好。

    傅衍夜看了眼他,不再说话,转身就走。

    卓简一阵眩晕,她是来这里做什么的?

    了断。

    她是来了断的。

    卓简从盛鑫的怀里再次挣开,追了出去。

    “卓简。”

    “不要跟上来,求你。”

    卓简担心盛鑫再跟着她,她转身,恳求他。

    盛鑫望着她,不敢再追。

    卓简却是大步奔了出去。

    傅衍夜不能再被刺激了。

    她追上去,在停车场。

    傅衍夜上车前她堵了过去,双手挡住他的车门,清眸望着他,“你回去跟我离婚。”

    “你是失忆,还是聋了?”

    “……”

    “让开。”

    傅衍夜冷声命令。

    “我不。”

    卓简执拗的挡在那里。

    “不要逼我对你动粗,你们俩之所以还能这么好好地站在我面前,完全是因为我儿子。”

    傅衍夜咬牙切齿的对她说。

    “儿子?傅衍夜,你心里真的有儿子吗?”

    她脑子里突然想起来那个小孩掉到海里的场景。

    为何?

    他还能表现出他好像很爱儿子的样子?

    “要我来证明给你看,我心里到底有没有儿子吗?”

    “……”

    卓简不解的望着他。

    “好,你等着。”

    傅衍夜说着就抓住她的手臂,轻轻松松将她推倒在地上。

    车门被打开,他上车后便立即发动。

    卓简倒在地上,脚踝上疼的钻心,她的眼睛却只能看着他远去的地方。

    他到底要干什么?

    盛鑫追过去,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既然他不愿意离婚,我们以后再想办法,得去机场了,常夏跟孩子们还在那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