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594章 车里那样算强迫?
    “叫你衍夜哥的那丫头的哥哥嘛!赵冉,赵麟,你脑子是不是不好使了?”

    卓简说着又去用力的挤压他的太阳穴。

    傅衍夜捏住她的手腕,把说话都丧气的女人揽在怀里。

    赵麟也嘴角抽搐了下,见傅衍夜无心理他,便告辞,“哥,嫂子好像喝醉了,那你照顾好嫂子,晚些我们再聊。

    ”

    ——

    后来回家的途中,车厢里安静如斯。

    王瑞在前面开车,偶尔瞧见后面的情形,叫自己一定要认真开车。

    傅衍夜跟卓简独坐后面宽敞的空间里,卓简背靠着他一侧望着外面,有点蔫蔫的。

    傅衍夜转头看她,问她:“刚刚那小子不是你的追求对象?”

    卓简有气无力的笑了声,大概是真的喝多了,竟然说出那种话来。

    “如果是就好了,你跟赵冉好,我就跟她哥好。

    ”

    “你说什么?”

    傅衍夜蹙眉,抻着脖子到她面前。

    “你说到那时候,你是不是得跟着赵冉叫我大嫂?”

    “……”

    “反正你别想让我叫你妹夫。

    ”

    “……”

    “以前林如湘让我叫你姐夫,你都一声不吭的,未来要是真的赵冉让我,唔……”

    “乱说什么?”

    傅衍夜捧着她半张脸,唇瓣压在她唇上五六秒才移开,问她话的时候也不舍的両唇彻底分开。

    卓简更是紧张坏了,呆呆的被他控制着。

    “谁让你叫我姐夫?又想叫妹夫,嗯?不知道我是你谁?”

    傅衍夜说着,黑眸虎视眈眈盯着她一眼便又看向她的唇瓣,为什么他觉得味道这么好。

    卓简突然眼眶有点疼,一抬手就想推他,但是人突然被他拦在了怀里,然后用他觉得两人最舒服的方式,他的唇瓣再次压了上去。

    “……”

    卓简想是不是在做梦?

    还是他真的又想强来?

    她的手撕扯着他肩膀上的布料,直到他咬着她的唇瓣,把她的手摁进了他怀里。

    卓简安静下来,他只是浅尝辄止。

    不是不想,只是不知道能不能。

    他小心翼翼看她委屈的模样。

    后面的挡板早在他吻她的时候就悄悄升了起来,此时只有他看得出她又委屈又娇红的脸,卓简抬起手便要扇他,傅衍夜及时抓住她的手,“我大概喝醉了。

    ”

    “……”

    卓简都被他吓的清醒了。

    以为他又要乱来。

    可是他最后竟然只是把她搂紧怀里。

    她没敢再乱动。

    一直到盛园,他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

    卓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车门一打开她便匆忙低头下车,然后一秒不停的往里走。

    傅衍夜却疲惫的靠在后面,他发现自己想继续,他得冷静下。

    王瑞将挡板放下,听到后面疲倦的质问。

    “这应该不是第一次?”

    “不是。

    ”

    王瑞回答。

    傅衍夜松了口气。

    ——

    傅衍夜进门的时候,接着苏白的电话。

    苏白说:“衍夜,你知道你多久没来繁星了吗?”

    “我没空。

    ”

    傅衍夜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里面,空无一人。

    他慢慢走了进去,听到苏白在电话里吐槽他,他只是解开了两粒衬衫扣子,然后站在了落地窗前。

    外面是海天一色,他心沉闷着。

    卓简反锁了门,房间里只剩下她跟三个儿子。

    她喝了酒,有点上头。

    或者说,那会儿在酒店门口,是挺上头的几分钟,但是后来车里发生的情况,让她清醒了。

    但是还是头痛。

    她拿着睡袍进了浴室,满脑子都是那会儿傅衍夜在车里搂着她吻她的画面。

    唇瓣不自觉的抿了下,他还是那么强势。

    她抬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稍稍往前,才看到自己的嘴唇还有点肿。

    他怎么总喜欢咬人?

    无论是失忆的还是没失忆的。

    洗完澡出来,听到门板被人轻轻敲响,她停住脚步,看了门口便立即去看床上,那三个小家伙倒是还睡的很香。

    “卓简,开门。

    ”

    他依着门口站着,声音压得低了,但是足够她听到。

    卓简不想给他开门,但是门又被敲了两下,怕吓到孩子们,她终于去开了门。

    傅衍夜听到声音,一抬眼,看到她水嫩嫩的小脸后立即站直了身,“喝一杯?”

    “不喝。

    ”

    卓简恼羞成怒。

    “你先出来,别吵醒他们。

    ”

    傅衍夜低声提醒。

    卓简又瞅他一眼,想了想,从里面出去。

    傅衍夜也松口气,还站在那里,闻到她身上熟悉的沐浴露香气,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卓简望着他,“你笑什么?”

    “我用的也是这款沐浴露。

    ”

    “你,你叫我干什么?”

    卓简心想当然是同款了,你又不允许别人用跟你不一样的,但是懒的跟他解释,她还生气呢。

    傅衍夜却若有所思的睨视着她,许久许久。

    “你生气了?”

    傅衍夜望着她那样子,揪心。

    卓简看他一眼,然后跟他隔着门站在另一边,低着头说:“你,不用管我生不生气。

    ”

    “……”

    傅衍夜一听就觉得她那是气话。

    他怎么能不管?

    那她晚上可能连觉都睡不好。

    “你要没别的事情我回屋了。

    ”

    “哎。

    ”

    “……”

    “如果你不高兴我就道歉,不想你像是我那样每天晚上辗转难眠。

    ”

    傅衍夜拦住了她进屋的举动,突然这么说。

    卓简下意识的抬眼看他,他辗转难眠?

    “你怎么了?为什么辗转难眠?”

    “想破头都想不起来,怎么能睡得下?”

    傅衍夜眼巴巴看着她,苦笑。

    卓简:“……”

    “可是我又不想跟你道歉,他们说我们以前常常在外面接吻。

    ”

    “……”

    卓简本来还在想他睡不好的事情,他突然又回到原题,搞的她尴尴尬尬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气的,我知道你之前就不想我亲近你了。

    ”

    “……”

    卓简想,你又要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吗?

    不用十万,就这样的问题,三两个就够焦心的。

    “你能不能跟我多说一点,最起码让我知道我们之间要怎么缓解。

    ”

    “从你强迫我那天。

    ”

    卓简突然勇猛的迎上他的视线,直冲的说出那句。

    这次是傅衍夜沉默着望着她。

    他强迫她?

    “刚刚车里那样,算强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