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595章 含娇带怨
    “不算吧?”

    傅衍夜小心翼翼询问她。

    “怎么不算?”

    卓简生气了,他竟然说不算。

    “车里的时候,是情之所至。

    ”

    “什么情之所至,明明就是强迫。

    ”

    卓简更生气了,稚嫩的眉心都皱了起来。

    傅衍夜望着她那样子,又揪心又想笑,还想……

    他以前都是怎么哄她的?

    他想靠近,想抚着她的头发哄她不要生气了,可是又怕她讨厌。

    她眼里还含着泪光,含娇带怨。

    傅衍夜想,他大概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三个儿子了。

    她这样子,他哪里忍得住?

    卓简被他愁的浑身发毛,抬手推他:“闪开,我要回房间了。

    ”

    傅衍夜闪不开,他情不自禁的握住她在他身上的手,然后难耐的把她按在怀里,这次很轻。

    卓简挣扎了两下,就听到他极为温柔无奈的问她:“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不生气?”

    她停下来不再挣扎,抬眼看着他,“不要碰我。

    ”

    “……”

    傅衍夜看着她凶悍又固执地眼神,眼神里的宠溺已经显而易见。

    他也想答应她。

    可是,这简直满清十大酷刑都比不过的酷刑。

    好像一碰到,就不想再克制了。

    尤其是她现在这般模样。

    刚刚洗过澡,浑身都透着一层粉,明明不施粉黛,却勾的他恨不得附在她身上。

    卓简望着他为难却不暴戾的模样,脑筋一动,随即说道:“你从来不经过我同意。

    ”

    “……”

    傅衍夜望着她,考虑她的话有几分真。

    “你不信?否则我之前为什么住在对面的房子里?”

    她敏锐的眼神望着他那质疑的模样又反问他。

    傅衍夜还是保持沉默。

    “我没必要骗你,我……”

    “那我们就没好过?”

    傅衍夜突然问了一声打断她。

    “没,没有。

    ”

    卓简望着他幽暗的眼神,说道没有的时候也忍不住心虚的低了头。

    “哪怕是一次也没有?”

    傅衍夜蹙眉。

    “没有。

    ”

    卓简双手不自在的放在了背后纠缠着,更不看他了。

    只听到一声叹息。

    “我不信。

    ”

    傅衍夜终于说出这三个字。

    卓简莫名的心跳加速,低着头说:“我要回房间了,我困。

    ”

    “你对我,除了避之不及,一句实话都不肯给我吗?”

    “……”

    卓简抬眼看他,却只看到他的衬衣最上面的那粒纽扣就停下,又垂下眸。

    实话?

    他们相爱又相恨?

    “你快回去睡觉,睡晚了对恢复也不好的。

    ”

    “卓简。

    ”

    傅衍夜有些执意的又叫她一遍。

    卓简终究是有些熬不住,抬眼与他对视着,“怎么会没有?否则后来我们怎么会恨对方恨到入骨?可是都过去了,你不再记得那些。

    ”

    她很生气很生气,胸腔里满满的愤怒。

    傅衍夜知道,她这句是实话。

    也知道,他是真的不能再往下问了。

    她本来喝了酒就难受,又站的久了,各种都难受。

    他默默地退后。

    然后遗憾的看着她半刻不停留的推门进了屋。

    她把她跟孩子都锁在了里面。

    里面是她跟孩子的保护壳。

    他呢?

    他抬眼往外下看去,偌大的房子里,好像已经天寒地冻。

    他突然有点不想动,便一直靠在门口。

    他们之间不该是这样的,不该。

    傅衍夜还是无法入眠,索性半夜里又开车去了繁星。

    苏白正跟赵麟在喝酒,看到他来还有些意外。

    “不是说没空吗?”

    苏白问他。

    “现在有了。

    ”

    傅衍夜懒散的坐在里面,问他,“这里是什么时候开业的?”

    “要三年了吧,小简妹妹回来不久。

    ”

    苏白说着,给他去拿了他的专用酒杯,不过倒酒的时候停了下,“衍夜,你现在喝酒没事吧?”

    傅衍夜抬了抬眉,看着桌上那支酒杯,说:“没事。

    ”

    能有什么事?

    苏白给他倒上酒,傅衍夜没喝。

    他最近对喝酒也不感兴趣,只是又看到赵麟,他忍不住皱了下眉头,“他怎么在这儿?”

    这话是问苏白。

    苏白看了眼赵麟,想了想,笑道:“是啊,你把他也忘了,他出国很多年,不过现在也算是商界的后起之秀,赵麟,小时候整天跟着咱们后面的。

    ”

    “哥,我们又见面了。

    ”

    赵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心虚。

    傅衍夜听着苏白的话,突然眸子里摄人心魄的光射向赵麟,“你,提醒你妹妹,别去招惹卓简。

    ”

    “是。

    ”

    赵麟心肝一颤,心想,最近都没空管那丫头,那丫头还去找卓简麻烦?

    “哎,你走前还逼着小简妹妹跟赵冉喝酒,没想到失忆了回来,反倒是护着了。

    ”

    苏白叹了声。

    “嗯?”

    傅衍夜疑惑的看他。

    “你说你们俩谁赢了谁跟我走,当时那气派,真像是谁赢了谁才有资格爬上你的床。

    ”

    苏白现在想起那晚来还心疼,他小简妹妹也太可怜了吧?

    “谁赢了?”

    不久,傅衍夜问出这一句。

    “当然是小简妹妹赢了,她还能真叫你带赵冉走?”

    苏白说。

    “……”

    傅衍夜沉默着,心里却是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那女人没有让他带别的女人走。

    也就是说……

    卓简其实很在乎他?

    傅衍夜一旦有了这个认知,心情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之前在家被卓简气的找不到发泄口,差点以为自己得抑郁而终了。

    赵麟听着这些话却是可怜自己的妹妹,在他看来,那不过就是个傻丫头。

    喜欢上一个已婚男人,她不可怜谁可怜?

    为什么不能及时悬崖勒马?

    赵麟看了眼傅衍夜,发现傅衍夜满脑子好像都是卓简,他不是没爱过人,不是不知道人在陷入那段感情的时候,无法抽身再去爱另一个。

    可是他妹妹好像完全不能理解这些?

    “后来你抱着小简妹妹走的,再后来的事情我们就不知道了,然后第二天你去出差……你出事那段时间,你一直在医院?”

    “嗯。

    ”

    他昏睡了好一阵子。

    傅衍夜看着桌上那杯酒,突然间脑海里浮现出那个气冲冲对自己说怎么会没有过的女人,顿时心里一阵发烫,又起了身,“我得回去了,改天再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