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613章 醒目
    “妈妈,妈妈,橙橙今天要找妈妈。”

    橙橙抱着王悦,开心的喊道。

    “宝贝,刚刚不是答应奶奶不回去了嘛。”

    王悦伤心道。

    怎么刚刚还答应的好好地,一转眼就又说找妈妈。

    “橙橙要找妈妈。”

    橙橙继续开心的喊,完全没看出来王悦不开心。

    老爷子老太太在沙发里坐着,看着,然后笑了起来。

    老太太说:“他小孩子懂什么啊?”

    王悦这才反应过来,她的小宝贝根本没明白自己的意思。

    小宝贝只想找妈妈,而奶奶怎么亲也没有妈妈亲。

    王悦叹了声,想起今天还得给卓简把孩子送到盛园去,低喃了句:“真不想给他们送回去。”

    “我看你啊,就是想太多,实在无聊就帮橙橙选学校吧。”

    老爷子提议。

    选学校?

    王悦这才想起来,她宝贝孙子该上幼稚园了。

    是得好好去考察一下,看看到底哪家配得上她宝贝孙子。

    ——

    卓简醒来后已经八点半多,床上没他的人,满屋子里都没看到。

    她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然后就看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醒了?早饭也刚刚坐好,起床吃饭吧。”

    傅衍夜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抬手抚开她额前的碎发跟她说。

    卓简抬了抬眼看他,“你几点起的?”

    “嗯,反正就是比你早那么一点点,快点起来,饭凉了就不好吃了。”

    “身上好乏,一点都不想起。”

    卓简嘟囔着,蔫蔫的又躺了回去。

    傅衍夜立即倾身去将她捞起来,两个人姿势暧昧的对视着。

    傅衍夜黑眸里胁迫力十足,“我倒是不介意陪你多躺会儿,顺便……”

    “我起。”

    他的眼一在她身上打量,她就立即乖了。

    傅衍夜无奈笑了下,唇瓣想要去亲她,卓简立即捂住嘴。

    傅衍夜改亲到额头上,“要不要我帮你找衣服?”

    卓简还有点不习惯他这样。

    上次他这样是什么时候?

    她怀着橙橙的时候?

    那段时间他好温柔好温柔。

    “今天冷不冷?穿厚一点的裤子。”

    卓简有气无力的说。

    傅衍夜答应,但是却不离开她,眼眸总盯着她。

    卓简瞪了他一眼,“不是说要帮我拿么?”

    “就这样使唤我?”

    “那我自己。”

    “哎,我是你丈夫。”

    “我知道。”

    “有没有那种时候?你一见到我就扑到我身上,不停的亲我的时候。”

    傅衍夜想,他们俩都生了两胎了,怎么也得有一段那样的时候吧。

    她小时候那么粘人,跟他做了之后,会不粘他。

    “有的。”

    卓简眼睛里平静无波,轻轻说。

    傅衍夜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但是看着她那么平静冷智,无奈的叹了声,要求:“那麻烦傅夫人亲一下自己的老公,说不定他能想起点什么来。”

    卓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五秒钟后突然仰头,单手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他的薄唇一下。

    真的就是一下。

    她松开了他,然后眼里写着快去给我拿衣服。

    傅衍夜提着一口气半晌放不下,但是也不敢要求太多,舔了舔自己连湿都没有湿的嘴唇,点点头,松开她的后背,起身去给她找衣服。

    卓简趁他背对着自己的时候,也忍不住抿了抿自己的嘴唇。

    他的唇上温温的。

    傅衍夜找了白色的衬衫跟银灰色的裤子,然后又给她找了件马甲搭配。

    卓简很少套马甲,不过她不能否认,这样一来,的确暖和多了。

    早饭也是他亲自做的,卓简环视了一周发现没别人,而盘子里的菜是花型。

    卓简看着看着,忍不住笑了下,拿起来看了眼,“好像玫瑰的形状。”

    “你老公手艺还不错?”

    “你做的?”

    卓简不敢相信。

    “感动么?”

    “感动。”

    是真感动。

    她忍不住又看了眼那个花,用黄瓜刻的。

    虽然是食物,但是她突然不知道怎么下口。

    于是,她决定留下来。

    傅衍夜觉得她珍惜是好事,不过其实,他可以再多给她刻几个。

    以后他会多学一点花样,她高兴就好了。

    上班也是他去送,不过看到李玉清往他车前走的时候,他皱了皱眉,“这个人现在不再骚扰你了吧?”

    “什么骚扰?他是我很尊敬的师兄跟领导。”

    “哦,听上去很了不起啊。”

    傅衍夜不满的看着老人。

    卓简睨视了他一眼,然后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

    “师兄早。”

    “嗯,你萍姐让我给你带的点心,她昨晚烤了一晚上。”

    李玉清将一个透明的盒子交给她,里面放着一些曲奇。

    傅衍夜皱着眉头,心想,那么尊敬的人还给她送礼物?

    肯定意图不轨。

    不过两个人往里走,他也没有追上去。

    只是命令走到他车窗旁边的王瑞,“别让李玉清靠近少夫人。”

    王瑞:“是!”

    但是远远地看着那两个人进了电视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了。

    过去的三年多,他也管不到的。

    毕竟人家现在看上去也就是师兄妹的情分,没有半点越轨。

    卓简回到办公室后吃了块曲奇,然后给欧阳萍打电话,“曲奇味道还不错,谢谢欧阳大律师啦。”

    “不客气不客气,不过仅仅是味道不错吗?难道模样不好看?”

    “模样?挺可爱的。”

    卓简拿着一块在眼前仔细的又看了遍,生怕自己判断错误被欧阳律师抓住把柄教训。

    “是吧?我就说很可爱,就李玉清那混蛋说什么还可以,还嫌弃我浪费时间,不如去店里买,哈,店里买的能跟我亲手做的一样么?”

    欧阳萍忍不住吐槽起李玉清来。

    卓简听后笑了笑,一个爱上做点心的女人,是不接受别人的反驳的,突然想起正事来,卓简跟她商量:“对了,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

    “饭吃不吃倒是无所谓,但是面是一定要见的。”

    欧阳萍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视频,很确定的说。

    “怎么了吗?”

    “你没上网吗?你老公录了视频宣称……算了,你自己去看吧,中午十二点,你们电视台旁的餐厅,不用叫李玉清了,暂时不想见他。”

    欧阳萍还要忙工作就挂了电话。

    卓简将一块曲奇咬了一点,吃着翻了翻手机。

    很醒目。

    他穿着低调的睡衣,像是把她搂在怀里的姿势,声音很小的说出她是他的妻子,然后就走了。

    过了没多久,他去到书房,突然变的很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