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614章 质问
    中午卓简跟欧阳萍约在餐厅见面,欧阳萍坐下便朝她抬了抬下巴:“你怎么说动傅衍夜发那种视频的?”

    “我就,随便说了说。”

    卓简有点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后脑勺的头发,头发好像长长了一些。

    “随便说了说?那你这随便的很不错,你知道的,这样一来,以后你们离婚,他想抵赖都没办法了,孩子的抚养权绝对属于你了。”

    欧阳萍特别认真跟她解释。

    卓简听后,许久,叹了声。

    其实他不用那么做。

    有了那份协议,其实他就没得狡辩了应该,而且他什么时候听话到这种地步了?

    她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叫我来吃饭的,不是应该有话说?”

    “话是有,我在想还有没有必要。”

    卓简说着,转头从包里拿出那份协议来递给她。

    欧阳萍接过去扫了一眼,然后就认真往下看。

    然后敏锐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卓简,问,“这也是你随便说了说,他给你签的?”

    “不是,这好像是严正哥他们提点他跟我签的。”

    “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他们在一块聊我们的事情了?”

    卓简也不知道内情,只是猜测。

    那兄弟仨在一块,不会没事就互相说彼此的私事吧?

    那她那晚给傅衍夜当药,肯定也人尽皆知了?

    卓简突然老脸一红。

    欧阳萍却在想卓简的话,想明白后叹了声,“这份协议已经生效了,还需要我为你做什么么?”

    “看起来好像不需要了?”

    卓简问她。

    总觉得律师的话,更可信。

    也算是给自己吃另一种定心丸。

    “嗯,不过我还是很意外,这风格一点都不像是傅衍夜。”

    “我也是这么想,你说如果他将来恢复记忆了,发现现在对我做的事情,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协议都签了,也昭告全世界了,又没人逼着他那么做。”

    欧阳萍说完忍不住笑了笑,总觉得傅老板这次办的这事,将来要是恢复记忆,能被失忆的自己气的胃溃疡。

    “欧阳律师,他现在很不对劲,对不对?”

    卓简软声问她。

    也是真的没有主意了,他这样下去,她会沦陷。

    欧阳萍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她,笑着摇了摇头,“他是很不对劲,但是你的模样告诉我,你很喜欢他现在这样子。”

    “可是他恢复记忆以后呢?他现在是想修复我们的关系,可是他恢复记忆以后会不会后悔?”

    她就是没有安全感。

    她怕了。

    怕他再像是曾经那样,用完就让她滚。

    她会为了孩子委曲求全,但是她也不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再回到曾经那样。

    如果他飞机失事后好好的回来,她本来是想和好的,那次,她发现她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他回来。

    可是他回来后把她忘了呀。

    她以为他心里有她的,可是他把他们的事情忘的太干净了,以至于,她真的没办法立即在扑到他怀里。

    也没办法就这么,因为他最近的体贴宽容就立即跟他和好。

    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让她不能立即下决定。

    “那,你就多考验考验他呗,以前没机会让他为你做的事情,都让他为你做一遍。”

    欧阳萍说道。

    其实欧阳萍心里觉得,卓简就是嘴硬,实际上傅衍夜要真的把她摁在床上,也就那样吧。

    这丫头从小就对傅衍夜心软,自己受委屈也绝不可能让他受委屈的。

    “你有没有跟他好好谈谈,关于你们过去的事情。”

    欧阳萍又问她。

    “谈过一些,但是我觉得没必要全说出来。”

    “你不说出来他怎么知道自己以前多欺负你?”

    “呃,他好像考虑到了。”

    “什么意思?”

    “不然他怎么会对我这么好?不让长辈们跟我抢儿子,带我们搬回盛园住,说没有我同意,我婆婆就不能带孙子什么的,而且昨晚……”

    “昨晚?昨晚怎么了?”

    “昨晚,后来我说腿疼,他抱着我睡了一晚。”

    “意思是,你们俩盖着棉被纯睡觉?一整个晚上?”

    欧阳萍有点不敢置信,卓简那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她受不了。

    “嗯。”

    “这样的话,你们俩这段时间发生过关系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我劝你试试。”

    “……”

    卓简疑惑的望着她。

    “哼,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遇到那么大的危险,说不定不仅是脑子受伤,万一那里也受伤了呢?”

    欧阳萍提醒她。

    “那没有的。”

    一聊这种话题,她就有点心虚。

    而欧阳萍也立即就捕捉到了关键。

    那没有的意思就是,睡过啦。

    哈。

    这丫头。

    “姐姐劝你一句,趁他善良,多给自己找点乐子吧。”

    欧阳萍说完伸手:“点餐。”

    服务生立即拿着菜单去找她们。

    卓简害羞的转头看向别处。

    欧阳大律师的话,当然是很直白啦。

    还有就是,她的头发有些长了,或者该再去剪一剪了?

    所以午饭后,两个女人一起去了理发店,连欧阳萍都忍不住说:“剪短一点,我们俩是双胞胎,要做到一致。”

    ——

    下午俩人分开后卓简去接橙橙下英语课,王悦已经等在那里,望着她来了之后便气定神宁的站在那里等她走近。

    卓简也有点诧异,她以为王悦不会来。

    因为今天两个小宝贝已经提前回盛园了,只要她忙完工作来把橙橙接回去就行。

    “妈,您也在啊。”

    卓简打招呼。

    王悦精明的眼眸打量着她,然后微微一笑:“又去理头发了?”

    卓简摸了摸脖子后面的短发,点头:“嗯。”

    “短发看着挺精明的,也不错。”

    王悦说。

    卓简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感觉到被夸赞,抬眼看她。

    “但是宝贝啊,再怎么精明,我们也不该算计自己的老公啊,你说是不是?”

    王悦又接着说道,口吻还是很和气的,就是叫卓简听着有些紧绷了。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那样的视频,只能是你要求衍夜做出来的,他自己根本不可能想到那么无理取闹的主意。”

    “妈。”

    “简简,妈一直以为你懂事得体,可是你让衍夜在失忆的时候为你做这种事,橙橙他们兄弟三个可是妈妈的心头肉啊,你怎么忍心让他对着那么多网民说出那种放弃抚养权的话来?”

    王悦越说越委屈上火,这丫头她是白疼了那么多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