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682章 夫妻一场
    “都是因为你,我才撑过来。”

    她娇嫩的肌肤上都是伤痕,可是她坚毅不容易摧毁。

    苏白的手悄悄握紧,眸光如利刃,冷冷的盯着她身上的伤疤。

    苏白旁边的女人看到张明媚身上的伤痕更是触目惊心,脸色都变的发白。

    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身上那么多伤痕,还那么无动于衷。

    “你说你要娶别的女人?”

    张明媚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真恨不得再扇他几个巴掌,他怎么可以就这么推开她?

    苏白望着她颈下,肩膀上新鲜的伤痕,心口更是泛起恨意。

    占飞,竟然敢这么动粗打她。

    “我什么都不管,哪怕是剩下一口气,冒着可能会死的危险也要找卓简求救,你以为我是为什么?”

    “……”

    ps://m.vp.

    苏白沉默着。

    所有人都沉默着。

    严正跟苏白都知趣的退了出去,那个女人也悄悄退出苏白的身边。

    “我是为了出来独活么?我没有别的家人了,这些年若不是你给我一分差事,若不是……苏白,我从那天开始,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为你而活,你确定你要因为你废了的一双腿而跟我一刀两断?你确定要这么做?”

    张明媚捧着他的脸,如珍宝般对待。

    她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这么具体的做表白。

    她是第一次这样表白,她想要他知道她的心意。

    她想要他知道,她想跟他在一起的决心。

    “我确定。”

    苏白冷漠着,如他的腿,毫无知觉。

    砰地一声。

    像是剖开她心脏的刀子被狠狠地扔到了地上的声音,带着鲜血。

    张明媚望着他一阵,默默松开他,起身。

    她俯视着他,她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绝情。

    她还是失望。

    “张明媚,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们夫妻一场,如今我厌倦了,你跟占家给我们苏家带来太多麻烦,还有我这一双腿,也都是因为你跟占家,张明媚我现在其实一点都不心疼你这样,我甚至觉得你是咎由自取,繁星送给你算作我们夫妻一场我给你的补偿,我们完了。”

    苏白垂着眸,自始至终不看她。

    繁星送给她?

    算作夫妻一场的补偿?

    张明媚望着他,越看越失落,他到底知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喜欢繁星?

    他为卓简而命名的场所,她之所以喜欢仅仅是因为他这个人在这里。

    “早知道我还不如跟那两个畜生同归于尽。”

    张明媚说完,转身便走。

    这次她没再回头。

    包间里突然鸦雀无声。

    那女人悄悄地看了眼苏白,然后有些生气的起身:“苏少,我觉得你这样做是错误的,你不仅害了我,你更害了你自己跟一个真心爱你的女人。”

    那女人说完拿起张明媚的衣服便追了出去。

    本来也是身不由己,哪里想的到,看到这么动人的离别。

    其实相爱的人,何必在意那点残缺?

    那女人突然想清楚了,往外走的时候越走越快。

    “苏太太。”

    她在走廊里叫住了张明媚。

    张明媚停下来,扭头看向她。

    苏太太这个称呼,就在他们结婚的那段时间也很少有人这样叫她,大家都叫她明媚姐,习惯了。

    “苏少说的是真的,我们家的确想要拿我给苏少冲喜,不过我今晚突然决定,我要悄悄去找那个我喜欢的人,也真心祝福你跟苏少白头偕老。”

    女人走上前,将她的衣服披在她只穿着小吊带的消瘦肩膀上,解释着。

    “……”

    张明媚提着一口气,还什么都没说,她已经很坚定的往楼梯那边走去。

    原来也是个被逼无奈的。

    张明媚没再多看,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门关上后,外面热闹喧哗的世界再与她无关。

    而她把自己,埋在一本又一本的医书里。

    她能让占飞重新立起来,就能让苏白再走到她面前,她还要苏白跪着求她回头。

    张明媚越是想着这些,便越是打起精神。

    苏白在包间里,自始至终不再发一言,只是端着酒杯细细的摸着杯沿。

    严正跟傅衍夜又回去陪他,严正站在窗口点了根烟,“我劝你还是别太轴了,你能去救她就已经表明了你是心里有她,何必两个人都痛苦。”

    “可是我还能为她做什么?”

    苏白望着自己那两条没有知觉的腿。

    曾经他在张明媚面前,总是玉树临风,潇洒风流,可是现在呢?

    连出门都需要人帮助。

    “最起码能给她一个家。”

    坐在里面的傅衍夜低沉的嗓音提醒他。

    苏白心里一抽一抽的,低着头一声也不吭。

    “你救了她又推开她,还不如不救。”

    傅衍夜沉着的提醒。

    “救她的不是我,是你。”

    苏白眼里无光,声音都透着冷漠。

    “如果没有你,我跟这个女人半点关系都没有,我傅衍夜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会平白无故去救一个女人?”

    傅衍夜质问他。

    苏白又一次保持沉默。

    严正看着苏白那样子,无奈的又抽了口烟,眼光一闪,突然开口:“苏白,不如玩个游戏。”

    “什么?”

    “在一起,让她厌倦你,以张明媚的性子,那时候她会主动离开。”

    严正很认真的提议。

    “就像是小简妹妹想离开衍夜?”

    苏白想了几秒,突然问道。

    “……”

    “嗯。”

    不理傅衍夜的黑脸,严正回应。

    苏白不再像是刚刚那么面如死灰,眼里也有了点点星光。

    只是傅衍夜在沙发里伸长了腿,冷眼看着他的两个好兄弟。

    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他们这时候还不忘拿他这个失忆的人举例?

    他曾经……

    真的让卓简厌恶到想要离开吗?

    傅衍夜的眼眸越来越深陷,可是他以为能想到他们最近的记忆,就是他们领证那晚。

    后来傅衍夜跟严正出去繁星,等车的时候俩人点着烟,严正问傅衍夜:“衍夜,如果是你残疾,你还会再继续留住阿简在身边吗?”

    傅衍夜转眼看了眼他,心里突然思绪万千。

    “我突然想,其实如果是我站不起来了,我大概也会选择跟钟麦离婚。”

    严正说道。

    傅衍夜望着他一眼,车子一被司机开过来,他淡淡一声:“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