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723章 让他走
    “他在干什么?怎么还不过来?”

    卓简伸长着脖子可怜巴巴的看着车窗外。

    袁满跟常夏站在外面,听着她的话都犯疑惑。

    既然这么担心,为什么不去相认,而是突然转身回到车里呢?

    刚刚两个人明明都看到对方了。

    起初,卓简是淡定自若的。

    但是后来,她心急如焚。

    他怎么还不来?

    他不是不想跟她相认吧?

    “来了来了,夫人,老板来了。”

    常夏突然转身激动地跟她小声说。

    ps://vpka

    shu

    是的,她们都不敢太激动了,生怕吓着她们失忆的老板。

    袁满挺直着腰杆站着,看他迈着大长腿靠近,只礼貌的一声问候:“老板。”

    傅衍夜没说什么,眼睛已经看到那扇车窗。

    她在里面。

    卓简双手抱着自己的胳膊,用力的捏着胳膊上的肉,她紧张。

    他们那么久不见面。

    他现在是个什么脾气她都不知道。

    常夏开了车门,傅衍夜看着,不过两秒的犹豫,高大的身躯坐了进去。

    卓简看到他坐在自己对面的时候,再也忍不住抬眼打量他。

    这个距离,她还是能看清的。

    他消瘦了许多。

    头发也长长了一些。

    傅衍夜感觉自己被注视太久,幽暗的黑眸也看向她:“你可能认错人。”

    “……”

    卓简不说话。

    她有没有认错人,第一时间她便能分辨。

    她条件反射的低了低眸,无意间看到他空空的手上,再也忍不住开口,轻轻一声:“你的戒指呢?”

    傅衍夜疑惑的望着她一眼,随即低头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那个戒圈印记还在,但是戒指……

    “丢了。”

    “丢了?”

    仅两个字,她心里就发凉。

    这是第几次了?

    卓简低了眸,心里五味杂陈。

    傅衍夜望着她好似生气又失望的模样,低头看到她手上戴着枚戒指,心里无端的有些发闷。

    尤其是,很快,她转了头看向窗外。

    她不动。

    她不说话。

    可是她的眼睛,在流泪。

    很快,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啪啦啪啦砸在脸上,掉在下巴上。

    她生气之极,本无意在他面前这样,所以更用力的开了车门,“你走吧。”

    外面三个人吓的大气不敢喘一口。

    这可不能放走啊。

    好不容易找到的。

    傅衍夜望着她,许久,才说了声:“抱歉,不是你找的人。”

    卓简只差一声滚,扭着头不肯在与他对视,更无心再跟他说话。

    那个总把戒指当命的人,竟然又搞丢了。

    他还要丢多少次?

    就像是他们这场婚姻。

    是没上保险么?

    她现在真恨不得,将他们俩死死地锁在保险箱里,任谁也打不开的那种。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傅衍夜低头要出去,但是突然两个人堵在了他面前。

    “老板您不能走。”

    “我们好不容易才把您找到,而且夫人她……”

    “常夏。”

    卓简突然叫住常夏。

    常夏只得瑟瑟发抖的低了头,但是依旧拦在车前不动。

    “或者你们找的人跟我相似,但是的确不是我,我结婚了,有妻子。”

    “……”

    袁满常夏听着都傻眼了。

    这么短短的时间,他结婚了?

    那不是重婚?

    是犯罪呀。

    王瑞眼眸低垂着,想到一个人。

    但是许久,车里的人都没有说话,所以谁也不敢乱问。

    傅衍夜又坐了回去,望着对面的女人,她看上去可怜巴巴的,但是跟他有什么关系?

    “昨晚,是你吗?”

    他突然问道。

    卓简听他提到昨晚,这才又转眼去看他,“昨晚你看到我了?”

    “商店门口,我看到有人追我。”

    “……”

    他看到有人追她,却没有停下来。

    卓简的心里又发疼。

    “真的很抱歉,不过,麻烦让她们让开好吗?”

    傅衍夜询问她。

    卓简望着他,不敢相信,他现在还会这么卑微的说话。

    卓简抿了抿唇,“就不让呢。”

    “……”

    傅衍夜震惊的望着她。

    这女人,恃宠而骄是不是也要找对人?

    他又不是她丈夫。

    傅衍夜看不下去她泪汪汪的要挟,转而看向门口,还是俩女人,他无语的嘲笑了声,随即冷淡道:“麻烦让开。”

    家里还有等他煮午饭的病弱的妻子。

    就在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全部人都看向他的口袋。

    傅衍夜也立即掏出手机,看到老婆两个字,他立即接了起来:“喂?”

    “老公,你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被找到了?”

    电话里女人关切担忧的声音,傅衍夜听后只淡淡的一声:“没事,我马上就回去。”

    他说完挂了电话,他不信他打不过三个女人,只外面那个男人需要他提防,看上去好像有两下。

    傅衍夜又看了眼卓简,见卓简秉着呼吸在看他的手机,不自觉的将手机又收回口袋里,假装从容的。

    卓简嘲笑了声,扭头看着窗外:“我们送你回去。”

    “不必。”

    傅衍夜防备的回绝。

    “那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喽。”

    卓简看他那一眼,很固执,很横。

    “你们真的认错人。”

    傅衍夜心里是确定的,这不是讨债的人,讨债的人不会这么客气。

    只她含泪带恨的目光看的人心里一顿一顿的。

    傅衍夜避开她的目光。

    “在国内还有很多人等你,可是你却在这里把别人当老婆,还说我们认错人,你是失忆了,连判断力也没有了吗?”

    “……”

    她突然咄咄逼人的质问,鄙夷。

    傅衍夜望着她,半天没说出来一句话。

    “你们上床了?”

    卓简哽咽,却还是问出来。

    傅衍夜睨着她,半晌后眯起凤眸:“你越轨了。”

    “我越轨?傅衍夜,我但愿你这辈子都想不起自己以前来,否则……”

    卓简气的发抖,看他的目光更是含恨带怨。

    “老板,不如你带我们去见给你打电话的人?”

    常夏突然小心提议。

    “让我们跟那个女人对峙。”

    袁满也说。

    傅衍夜望着堵着车门的两个女孩子,眼眸里越来越深冷。

    他好像没说给他打电话的是个女人。

    傅衍夜想起醒来后发生的种种,想到她半夜里悄悄抽泣,怪自己让他受伤失忆,傅衍夜眉心蹙着:“还是不必了。”

    “让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