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744章 治愈良药
    客厅沙发里,娘俩依旧在一起。

    “妈咪,会不会是爸比?”

    橙橙突然压低了声音问她。

    “那,不离婚归不离婚,妈咪是很生气的,所以不会给他开门。”

    卓简也学着他,把声音放低。

    “啊?那爸比不是要睡在外面?”

    橙橙单纯的大眼睛望着她说道。

    “对啊,你要是觉得他可怜,你也去跟你爸比睡外面好了?”

    “嗯,橙橙才不要睡外面,橙橙跟妈咪一起睡。”

    橙橙又扑到卓简怀里去。

    “这样啊,那妈咪就勉为其难收留你吧。”

    .

    卓简摸着他的脑袋瓜,心里终于暖了些。

    孩子,真是治愈的一剂良药。

    只是还是忍不住看了眼门外。

    她早上就改了密码,消除了他的指纹以及面部识别。

    总之,她就是不让他有自己进来的权利。

    傅衍夜在外面站了会儿,试了各种办法后总算安静下来,无奈一笑,眯着眼看着那个密码锁。

    她早上说这是她的家,不想再见他,然后就真的不让他来了?

    他还以为他那么说她会觉得他大度。

    不感激他就算了,骂他骂的那么凶也就算了,还把他赶出家门。

    傅衍夜想,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自己更惨的丈夫了。

    好在严正打电话给他,他也不算是无处可去。

    ——

    繁星。

    兄弟仨在一个包间里。

    没有喝酒,而是喝茶。

    “你竟然怀疑阿简出轨?”

    严正觉得问题有点严重啊。

    “我不是怀疑她出轨,那时候她是被逼无奈,我完全可以理解。”

    傅衍夜不厌其烦的又一遍解释。

    为什么这些人看他的眼神都好像他是个混蛋?

    难道他们都相信卓简,却不相信他这个亲儿子跟好友?

    “我妹才不会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哥,你真能伤我妹妹的心。”

    苏白不高兴了,替卓简委屈。

    “你妹妹?”

    “简简就是我妹妹,不过,当年如果不是你拦着,也许就成我媳妇了?”

    “……”

    傅衍夜无语的看着他,他觉得这小子就是有点欠揍。

    那么固执,又那么,张口就胡说八道。

    不过他也立即明白过来一件事,那就是,苏白喜欢过卓简,没追上,所以变成了妹妹?

    呵。

    “有些事情能乱猜乱说,但是有些事情,只能乱猜,是一个字也不能乱说的。”

    严正耐心提醒他。

    “所以你们俩都相信卓简的孩子是我的?”

    傅衍夜问。

    “是。”

    “是。”

    苏白跟严正异口同声。

    傅衍夜许久没做出反应。

    他真的错了?

    那个女人真的怀着他的孩子?

    那么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在一起,身上连一件遮挡的衣服都没有,却没有发生?

    傅衍夜无奈叹了声,然后坐在那里问:“为什么不喝酒?”

    他现在想大醉一场。

    自从醒过来以后,每天都活的糊里糊涂。

    此时他甚至觉得自己连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

    “不能喝,我治病呢。”

    苏白说。

    “我在跟钟麦备孕。”

    严正解释。

    傅衍夜无语笑了。

    合着三个男人大半夜只能在外面喝茶。

    “我困了。”

    苏白突然说了声。

    傅衍夜跟严正稀奇的眼神看着他。

    困了?

    “你怎么回事?平时你晚上当白天用的人,困了?”

    严正表示不解。

    “现在不是不一样了嘛,我不想让张明媚独守空房,而且她要生了,据说孕妇很需要丈夫在这时候陪伴着。”

    苏白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满不在乎眼前俩男人的心情的说。

    严正听完后嘲笑了声,也不知道在嘲笑谁。

    曾经他们三个里,就属苏白贪玩。

    可是一瞬间,成了二十四孝好老公了呢。

    倒是他跟傅衍夜,尤其是他,平时明明看着最严格的人,现在跟钟麦不尴不尬的,俩人明明说好了备孕,但是平时却谁也不理谁。

    再看傅衍夜。

    严正问他:“你不会是被阿简赶出来了吧?”

    “嗯?当然不是。”

    傅衍夜心里一揪,转而便装作淡淡的解释。

    “小简妹妹才不舍的把他赶出来,小简妹妹恨不得把他捧在手心里。”

    苏白说。

    总觉得幸好他现在站不起来,否则一定扑上去替他妹妹好好教训一番这个男人。

    捧在手心里?

    傅衍夜质疑的看着苏白。

    从他们夫妻见面到现在,不用说捧在手心里,哪一天不给他甩脸子看?

    甚至连好好吃顿饭都不能。

    这天就更过分了,说房子是她的,密码都改掉。

    那女人该不会是人前一副模样,人后又是另一个样子吧。

    真想让这俩人知道那个女人的真正样子,可是想想,觉得还是算了吧,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用不着告诉别人那么多。

    后来严正跟傅衍夜出去,严正跟他点了根烟,顺便告诉他:“你要是想回去的话,可以找保镖。”

    傅衍夜这两天不太爱抽烟,看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他们肯定都知道你家密码的。”

    “……”

    意思是,连保镖都知道他们家怎么进,他这个男主人却不知道?

    兄弟俩抽了根烟,各奔东西。

    傅衍夜在一楼把王瑞叫了出来。

    “她不让说是什么意思?”

    傅衍夜眉头紧蹙。

    王瑞告诉他,卓简不让说密码。

    “老板,我有个建议。”

    王瑞又说。

    “请说。”

    傅衍夜压着火提示。

    王瑞被他那个请字吓的半死,不过还是斗胆说:“您可以住对面。”

    “嗯?”

    “这整栋楼都是咱们自己人,顶楼对面的房子也是您住过的,里面应该有您的换洗衣物。”

    “……”

    “找到您之前夫人晕倒了,不知道她有没有跟您提过这件事?”

    王瑞继续问道。

    傅衍夜看着他,半晌没说出话来。

    那个女人那么凶,能晕倒?

    不过……

    他垂下眸,突然想起那晚,其实她就是挺瘦弱的。

    不过太凶悍,倒是让人忽略了她的身体状况。

    “看样子是没有提,她之前一直怀疑自己怀孕,也是后来跟我们说,是被送到医院才确定怀孕的事情。”

    “你是想告诉我,一个女人怀孕四个月,才知道自己怀孕?你觉得我会信?”

    傅衍夜觉得好笑。

    连保镖都是她那边的。

    他都说不在意了,可以继续生活。

    为什么大家还要骗他?

    非得他装着承认那是他的孩子大家才满意?

    “夫人跟盛先生应该是清白的,当时我见他们的时候,盛先生头上有伤,并且在埋怨夫人,据说是夫人把他撞晕了。”

    王瑞继续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