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752章 接受法律的制裁
    “妈咪,我们走了,爸比怎么办?”

    “他那么棒还能照顾不好自己么?”

    “对哦,爸比一定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橙橙突然放下心来,毕竟他爸比又会煮饭又会照顾他,那一定也能照顾好自己啦。

    卓简没去送橙橙上课,只把橙橙送到了老宅去。

    王悦听着自己儿子带着孙子睡觉搞的父子俩都感冒,忍不住埋怨:“这小子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不懂事?这都秋天了,还睡什么沙发?”

    “奶奶,这小子是橙橙么?橙橙四岁哦。”

    “奶奶说你爸爸呢,没有照顾好我的心肝宝贝就是他的失职,是他的不对。”

    “爸比在看跟妈咪的视频,他没空管橙橙。”

    橙橙突然说了声。

    卓简跟王悦忍不住盯着他,卓简问:“什么视频?”

    .

    “结婚。”

    橙橙想着自己睡着前看到的最后一眼,是妈咪穿着婚纱。

    穿着婚纱就是结婚了。

    王悦心里一揪,然后看向卓简,“他还质疑你?”

    卓简抬了抬眼,没解释,只说:“妈,我今天还要工作,就先走了,您别忘了打电话叫他钢琴老师来上课。”

    “我知道,你放心吧。”

    王悦见她不想多聊,便也不再多问。

    不过卓简走到门口的时候王悦自己追了出去,“简简。”

    “妈,还有什么事吗?”

    “你这两天还吐的厉害吗?”

    “吐不太出来的,您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卓简保证道。

    上两次怀孕都不懂的照顾自己,这次,她会自己的身体为先。

    她可不想年纪轻轻就连孩子们的亲子活动都参与不了。

    “那就好,要是不舒服咱们就再去医院看看,开点药吃。”

    王悦说。

    “好,我会注意的。”

    卓简后来离开,不过经过盛园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打给阿姨,“阿姨,您有没有去看傅衍夜啊?”

    “看过了,还在睡呢。”

    “还在睡?不会还睡沙发里吧?”

    卓简有些担心。

    “就是睡沙发,叫他回房间他也不听,我也不敢多打扰他。”

    “这怎么行?”

    “要不夫人,你自己打电话给少爷说说?他肯定听你的。”

    “……”

    “夫人?”

    “我已经在工作了,阿姨,您现在打电话给医生,让医生去给他看看吧。”

    卓简说完挂断电话,但是还是忍不住担心。

    可是担心归担心,一想到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她就不想去关心他。

    关心太多,他还以为她离不开她呢。

    什么这孩子是别人的也没关系。

    什么去医院做检查确定这孩子是他的。

    他现在是很理智,很从容,他甚至能接受最坏的结果。

    无非孩子不是他的,但是她是为傅家才被迫跟人发生关系,他还能委曲求全继续跟她做夫妻。

    可是,她没有那么理智。

    就算了解他那么怀疑的原因,她还是会不高兴。

    心里会绞痛,半夜会失眠。

    没一会儿,车子突然急刹车。

    袁满打了方向盘,眼睛望着车外突然闯出来的人。

    “是周梅。”

    袁满立即说了一声。

    卓简手撑着前面座椅,往外看了眼。

    周梅很快跑到她们车子一侧,用力的敲窗子。

    “打电话报警。”

    卓简对前面的两人说道。

    袁满一想,立即答应:“是。”

    报警容易,这个人,早就该被警察抓起来了。

    卓简打开了车窗,转眼看她一眼。

    “阿简,求求你绕了如湘吧。”

    周梅双手扒着窗户苦苦哀求道。

    卓简不紧不慢的问她:“我绕了林如湘?”

    “是啊,你跟警局说说,让他们放了如湘吧,我知道如湘做了很多让你伤心的事情,但是,但是,就看在我曾经救过你儿子的份上,求你,求你饶她。”

    周梅想来想去,她唯一对卓简做过有帮助的事情,就是这件。

    “阿姨,这件事您还敢跟我提我就很吃惊,而且就算我愿意绕过她,法律也不可能饶过她呀。”

    卓简慢悠悠的跟她说道。

    “法律?阿简,你们家的势力阿姨是知道的,什么法律也治不过你的,阿简,求求你不要跟阿姨说那些场面话好不好?阿姨什么都没有了,就那么一个女儿还不知道能多活几天,求你,饶了她吧。”

    周梅望着她,越说越激动。

    “如果法律治不了我,你女儿早死了一千次一万次了。”

    卓简冷笑,一字一句,不急不慢,清清楚楚。

    周梅心头一震,“阿简,求你,你要阿姨做什么都行,只要你放了你如湘姐,那年橙橙若不是我拦下……”

    “那您为什么不早点拦下?您知道您当年算什么吗?”

    “什么?”

    周梅突然心里发紧。

    “帮凶。”

    卓简冷清说出两个字。

    周梅顿时脸色煞白。

    “没有人可以藐视法律,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

    “有句话叫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您应该比我清楚吧?”

    “阿简,你别这样,你吓着阿姨了。”

    这个卓简太冷淡,她甚至觉得自己是找错人了。

    “阿姨,我们卓家跟你们林家,本就不共戴天,我父亲怎么死的,您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您不仅是帮凶,您还是怂恿着,真是该罪加一等。”

    卓简说道。

    后面几个保镖走到她们车旁,将周梅围住。

    周梅往后看了眼,然后紧张的看着卓简问,“阿简,你到底想干嘛?他们为什么都围着我/"

    “阿姨,您的时候到了。”

    “什么时候?”

    “接受法律的制裁。”

    卓简说。

    最近有关部门正在极力搜寻周梅的下落,没想到她自己出来。

    周梅今天不正是自投罗网?

    “什么?你,你不会报警了吧?”

    周梅突然眼晕,不敢置信自己想的是真的,问她。

    “是的。”

    卓简微笑着作答。

    “卓简,你怎么能这么歹毒?亏我当年还救了你儿子,没想到你不但不感谢还恩将仇报。”

    周梅的手松开了车窗,咬牙切齿的发泄道。

    “我们家因为你们林家而家破人亡,你告诉我我要感谢你?你为什么救我儿子?还不是给自己留后路吗?还不是想替你情夫杀人吗?阿姨,我总算知道林如湘为什么那么狠了,做父母的便是没有三观,目无法律,她又怎么能做个好人呢?”

    “卓简,你别往我身上乱扣帽子,我什么时候目无法律了?”

    周梅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