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839章 试探未果
    傅衍夜端着咖啡跟水走过去,还有一盘草莓。

    “哇,能喝到傅总亲自做的咖啡,跟亲自洗的水果,我会不会是第一个外人?”

    欧阳萍轻松转移话题。

    傅衍夜笑笑,把水放在卓简面前的时候说了声:“小心消化不良。”

    “……”

    欧阳萍顿时吓的无语。

    卓简抬眼看了眼傅衍夜,没料到傅衍夜也在看她,立即垂眸避开。

    傅衍夜黑沉的眼眸也自然垂下,直起身,“你们慢慢聊,离婚官司不容易打的,欧阳律师不用急着走。”

    “……”

    欧阳萍吓的脊背发凉。

    卓简却是一点都没在怕的,被他威胁习惯了。

    ps://m.vp.

    等傅衍夜出门的时候,还给她们把门关上了。

    那意思像是在说,他不屑偷听。

    欧阳萍捂着自己的心口:“他不会在里面下毒吧?”

    “那我先帮你试试毒?”

    卓简说着就要端咖啡。

    “这是我的,你要喝让你老公再去给你做一杯。”

    欧阳萍直接把她的手拍开,端起来。

    卓简笑笑,拿了颗草莓塞到嘴里,真香。

    “看这样子也不像是闹到需要离婚的地步。”

    “他要不想离我也可以不离啊,是他主动说要分的,那我当然是有机会就抓住了,可是到了那里他又头疼又……”

    “又头疼吗?”

    欧阳萍听到卓简那么说,也紧张了一下子。

    “嗯,去了医院,医生说是试药后有了反应。”

    “有了反应?那,是不是就是有些记忆了?”

    欧阳萍听着,小激动了一把。

    “哎,他说没有。”

    卓简摇了摇头,对此,她也备受折磨。

    她不知道还要跟这个失忆的人多久。

    她想让真正的傅衍夜快回来,要算账,也一个真正的傅衍夜跟她算就好了,她不想再要这个失忆的傅衍夜。

    “可是医生说有反应啊,如果他只是头疼,医生怎么确定是他试药的反应呢?”

    欧阳萍想了想,还是有疑问。

    卓简:“……”

    “不过他要是有了跟过去有关的记忆,他会瞒着你吗?”

    “会。”

    他们很少无话不谈。

    她也会有事不想跟他说,自然他也一样。

    所以……

    卓简在欧阳萍走后在屋子里呆着,脑海里浮现出傅衍夜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的情景,他当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是这样吗?

    门又被从外面敲了敲,她回过神朝着外面看了眼。

    傅衍夜问她:“我去办公楼。”

    “你不是骗我吧?”

    卓简望着他问。

    “嗯?”

    傅衍夜蹙眉。

    “小时候你不就总骗我?”

    卓简又说。

    傅衍夜闲散的往门框一靠,双手抱着臂膀望着她,凤眸半眯着,浅笑:“小时候?”

    “是啊。”

    “那我是为什么骗你?”

    傅衍夜晓有幸致的问她。

    “行骗的人都不知道原因的话,被骗的人怎么知道?”

    卓简望着他问道。

    傅衍夜也看着她,虽然隔着远,但是他想她现在肯定是又在计划什么。

    她总不会以为他想起来了吧?

    傅衍夜黑眸望着她一会儿,然后大长腿迈开,慢慢走近。

    卓简随着他的走近而气息变弱,直到他在她面前弯下腰,凑近她,双手撑在她两侧,直视着她,低沉的嗓音说道:“一个失忆的人,怎么能知道自己过去到底有没有骗过那个叫他夜哥的小女孩呢?”

    小女孩?

    叫夜哥?

    卓简连呼吸都要不敢了,只怕错过他的什么神情。

    可是她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却始终也没看清他眼眸里是什么内容,她好像连他这句话的字面意思都分辨不懂了。

    “怎么不说话了?”

    傅衍夜望着她那紧张的模样继续胸有成竹的询问。

    “说什么?”

    卓简稍稍往后仰着,看着他的时候格外的眼晕。

    “试探我不是么?”

    傅衍夜又不紧不慢的问她。

    “……”

    卓简不料被看清,再看他料事如神的模样,生气又忍着不能发作,低下眸不在于他对视,“谁要试探你了?”

    “何止是试探啊,不是还想带孩子远走高飞么?”

    “谁,谁要带孩子远走高飞了?”

    卓简听着他的话,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慌乱起来。

    他怎么想那么多?

    傅衍夜只浅浅一笑,看着她又紧张又害怕的模样,又心疼又无可奈何。

    其实,他想,他们不该是这样。

    怎么就弄到去民政局那么严重。

    而她,竟然一直在为离婚做准备。

    那么多的保证书,那么多的视频,录音。

    她早就想好了退路。

    她怎么能早就想好了退路呢?

    傅衍夜望着她,她明明那么娇软,看上去像个小傻瓜。

    可是那灵动的眸子里,是软弱还是激灵?

    他想,他太不了解她了。

    卓简只觉得他的呼吸跟她的快缠绕在一起,不自觉的又往后。

    傅衍夜在她倒下去之前,大掌撑住她的脑后。

    卓简没跌在沙发里,眼睛却忍不住又看向他。

    傅衍夜漆黑的眼眸也望着她。

    只是相望已经没什么可说。

    “我去办公楼,你有事再联系我。”

    傅衍夜说完将她扶好。

    只是就在卓简以为他要走的时候,他却没动。

    卓简长睫动了动:“你……”

    “不是想吻你。”

    傅衍夜低声。

    “……”

    卓简不料被打断,更不料他又料事如神。

    她还真以为他要吻她呢。

    不过,也有可能他真的想,但是他不承认。

    卓简也琢磨不透他,便始终沉默着。

    只是他走后她却软倒在沙发里,许久都有些紧张。

    她悄悄地摸上自己的心口,发现那里跳的很快。

    “真没出息,不是看够了他吗?”

    卓简对自己心口生气道。

    一个对她不信任,想跟她离婚又出尔反尔的人,一个让她整天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人,还心动什么?

    晚上傅衍夜九点多还没回,而卓简,坐车回老宅。

    是的,她不想跟他单独相处。

    但是回了老宅,发现也没多快乐。

    因为爷爷奶奶都以为他们和好了,还叫她早点打电话让傅衍夜回家睡觉。

    卓简不愿意打,对对面的二老说:“爷爷奶奶,他忙正事呢,咱们就别管了。

    “别管怎么行?这都几点了?再忙也得回家睡觉了,你不打,让你爷爷打。”

    老太太说着就把手机给老爷子。

    老爷子看了眼自己的老婆,虽然不太情愿,但是还是碍于老太太的威严,拨通了自己孙子的号码。

    那头接的很快,老爷子倒吸一口凉气,故作高冷,“那什么,听简简说你在外面应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