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说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大结局 > 章节目录 第858章 回来行不行
    “不是。”

    卓简气的说。

    傅衍夜气的叹了声,黑眸直直的望着她。

    卓简也抬起眼来,固执的与他对视,“就算我们分开了你也是……”

    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巴突然被他的手指给压住。

    卓简只眼巴巴看着他,内心早已惊心动魄。

    傅衍夜没让她说下去。

    她接下来的每一个字他都很确定,他不喜欢听。

    他只是……

    只是想吻她。

    他薄薄的两片唇瓣送到她唇上,轻轻地碰了两下。

    ps://m.vp.

    卓简呼吸滞住。

    傅衍夜却一下下,渐渐地不再是那么蜻蜓点水的吻。

    他的吻越来越迅猛,卓简的呼吸便有些急促。

    “傅……”

    她想喊他冷静点。

    但是她的话全都被他吞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依依不舍的吮着她的唇瓣,一点点的松开。

    卓简努力的呼吸着,觉得自己差点死了。

    他干嘛突然那么吻她?

    把她的呼吸都夺走了。

    傅衍夜也有点喘,不过他们俩显然不是因为一个原因。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感觉着她额上有些细碎的汗珠,低沉的嗓音问她:“回来行不行?”

    卓简说不出话,呼吸渐渐地平复了些。

    “嗯?回来行不行?”

    他扣住她的后脑勺,声音依旧带着王者的掌控力。

    “你明知道我们的问题。”

    “就算那件事你提前不知情,但是你知不知道,刘云天敢那么对你,也完全是出于你的纵容?”

    傅衍夜不知道为什么,过去那么久她还在计较。

    “我的纵容?我对刘云天?”

    卓简搞不明白。

    “难道不是?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跟他保持距离就不会有那晚的事情。”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卓简望着他,是失望的,是很失望的。

    她甚至委屈,但是这阵子他给她的打击太多了,导致她连眼泪都掉不出来。

    她想要走了。

    她不想再纠结过去的事情,她也不在乎跟他的将来。

    “再也回不去?”

    “或者就连起初那些美好,也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臆想而已。”

    卓简说着便要起身。

    傅衍夜抓住她的手腕紧握着,“什么意思?”

    臆想?

    “我得走了,什么意思你自己悟。”

    “我悟不出来,你直接告诉我。”

    他不可能就叫她这么走了。

    “你没爱过我。”

    卓简只说了这句话。

    傅衍夜:“……”

    “以前你爱的是林如湘,后来你爱的是你自己,你玩够了,就一而再的侮辱我。”

    卓简用力挣开他的牵制,起身便走。

    她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

    卓简觉得他们之间,再也没必要。

    “卓简。”

    他突然大声唤她。

    卓简突然想,想他的头晕或许都是假的,他只是在试探。

    卓简大步往外走,走到包包那里停下来弯腰去拿起包包。

    呼吸有些不畅,她站好后喘了口气才又继续往外走。

    不爱就不会理解。

    她爱他,所以从小就知道为他着想,哪怕是再多的漂亮姑娘对她投怀送抱她也能懂的,他并无兴趣。

    可是她从不怪他,发生那么多事都可以原谅他。

    但是他呢?

    他就是不爱她。

    可是他为什么又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堵着门口,对她说:“不准走。”

    不是别走,是不准走。

    卓简望着他,有气无力的一声:“让开。”

    “你借口是陪王瑞跟袁满回来办结婚证,其实明明是回来看我。”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为什么要看你?”

    卓简觉得好笑。

    他突然怎么又自信了?

    “因为我说今天要试药。”

    “你不是认定我不在乎你吗?”

    卓简心里有点发热,他竟然说出这种话来,是良心发现?

    “不管在不在乎你都会来。”

    其实开始他也以为她不会来了。

    直到王瑞那个电话。

    王瑞说她很担心他。

    “这样啊,那就算是你说的这样,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她不跟他争论。

    因为没有争论的必要。

    “不可以。”

    傅衍夜黑眸望着她。

    卓简也直直的看着他。

    不可以?

    凭什么不可以,她拿起自己的包,费力的好不容易摔到他身上,“让开。”

    傅衍夜接住她的包,不过很快便放在了一旁。

    卓简看着他漆黑的眼眸望着自己,像是要吃人。

    然后他越走越近。

    “我今天晚上要是让你走了,傅衍夜三个字就倒过来念。”

    “……”

    有些记忆突然很上头。

    起初感情交织的时候,那个男人也说过同样的话。

    卓简再也看不清。

    “需不需要我拿根绳子将你绑起来?”

    傅衍夜抱着她回到沙发里,轻轻放好后把她控制在自己的眼前问她。

    卓简怒视他,“你混蛋。”

    “随你怎么说,我去煮饭。”

    傅衍夜说完便没再留恋。

    他真的去煮饭。

    卓简半躺在沙发里,看他走远后还气不过。

    是的,她当然得跑。

    但是……

    她怎么忘记了,他现在已经熟知盛园的一切。

    也熟知,他有控锁的条件。

    是的,这个条件,这个家只有他有。

    卓简站在门口,双手叉腰,十分后悔自己回来这一趟。

    有那么几秒钟她甚至觉得,关心他不如关心一条狗。

    可是……

    想想又觉得自己过分了。

    卓简又气呼呼的走了回去,再次坐在沙发里。

    或者是太闲闷,她打开了电视,搜了个电视,然后便抱着遥控器看节目。

    然后……

    无意间看向窗外。

    是眼花吧?

    卓简想着,起了身,撑着腰悠哉的走到了窗前去。

    哇,真的下雪了。

    心情突然好像好了一些。

    她静静地看着外面,渐渐地感觉到心内不再那么憋闷。

    下雪可真好啊,真美。

    她仰望着夜空里,觉得这场雪,肯定是祝贺。

    祝贺那一对,终于领证成功,修成正果。

    总不能是祝贺她被傅衍夜困在盛园。

    傅衍夜煮晚饭的时候看她还靠在窗边发呆,便走了过去。

    卓简听到脚步声也没动,眼睛望着外面的雪色。

    傅衍夜也没说话,也是望着外面的雪夜。

    这场雪,来的很及时。

    及时到让他们的心里都沉静了多。

    不久,傅衍夜转头看她,“去吃饭吧。”

    卓简这才看了眼他,然后转身朝着餐厅的方向走。

    傅衍夜跟在她身后。

    三菜一汤,卓简好久没享用他煮的食物,忍不住要求:“先给我盛碗汤。”

    傅衍夜看她一眼,已然拿起她的碗帮她盛汤。

    傅衍夜盛好汤给她,卓简并不接,继续理所当然的娇作着:“放这里。”

    傅衍夜看她示意的地方,不说话,只是黑眸继续望着她。